教育

米雅書單-你想活出怎樣的人生?

米雅推薦書名:你想活出怎樣的人生?

作者:吉野源三郎

譯者:陳昭蓉

出版日期:2018/11/01

出版社:先覺

「想了解人活在世界上有什麼意義,更需要靠你實實在在地活著,在人生中扎扎實實地體會;如果自己不曾親自體會,再怎麼響叮噹的大人物也教不來。」

這本書算是宮崎駿原創動畫蒼鷺與少年的外傳 書籍的出版早於動畫電影 兩者的內容也互相沒有什麼關聯 唯一一樣的是 主角都是初中生 因此確實是很適合青少年的讀物 已出社會工作幾年的米雅閱讀此書的感覺稍嫌無聊…

全書是以第三人稱的口吻 描述主角小哥白尼的校園生活故事 每篇的最後附上男孩舅舅寫給他的記事及教誨 至於小哥白尼這個稱呼是怎麼來的 第一章就有清楚的來龍去脈。書中前大半內容圍繞在男孩家世背景身邊朋友人物設定

高能親子溝通工作坊

Mirror mind為你呈獻「高能親子溝通工作坊」!咁多位家長朋友們,你地會唔會困惑過喺子女既行為舉止到呢?小朋友扭計,又應該如何處理?子女過份依賴,卻難以獨立?又或係佢地會偏愛其中一方?唔洗擔心!透過我地既工作坊,你將會學習到與子女溝通既新技巧,化解隔膜既魔咒,促進家庭和睦。我地一齊探討如何理解子女既心理需求,培養佢地既獨立性,並提供解決方案應對各種親子日常問題。

課程內容


- 了解子女的底層邏輯思維,促進父母同子女化解隔膜
- 理解「扭計」行為背後既需求
- 探索子女倚賴父母既原因,幫助佢地學習獨立處事的能力
- 剖析親子互動過程中的挑戰,並提供解決方案
- 學習有趣而互動的溝通方法,以增進親子間既理解及連結
- 提供各種技巧,幫助家長喺日常生活中應對親子溝通問題

日期 :2024年7月8日 (星期一)
時間 : 1-3pm
地點 :尖沙咀
費用 :$298 / 一位
二人同行優惠 : $268 / 一位 或
於6月24日之前報名享有早鳥價優惠 : $268 / 一位

有興趣既家長朋友們,快啲加入我地,令親子間既溝通更有效、更和諧!

 

〈旁觀者隨錄〉

光影流轉,時代變遷。港之特色亦漸盡消逝,文化、語言、用字一一被取代,這也是不可逆。我為人師,儘管非正式教員,但看着教材把「水蒸氣」改「水氣」,中國內地口語化詞句皆為書面語並授之,難免嘆息,無奈。為何?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也。」,可面對着那教育地位有如《通鑒》的小學教科書,我亦只能隨傳其旨,把正道扔棄, 以「正道」授學生,明哲保身。


 

同化是大勢,普通話和「親不見,愛無心」已經成為了主流,那怕父母仍說廣東話,「化骨龍」皆以「啥?」,「為什麼要這樣?」對答如流,學生們會於小休之時與我分享與朋友間聊天紀錄。我一望,映入眼簾全是「親不見,愛無心,產不生,厰空空,麵無麥,運無車,導無道,兒無首,飛單翼,有雲無雨,開關無門,鄉里無郎」。他們懂得說廣東話,卻選擇了普通話,今港推中華文化,然而把最基本的「入鄉隨俗」遺忘,豈不是本末倒置?


 

學習 π

三月十四日,某些地區把它列為「圓周率日」(π Day、Pi Day),源於圓周率取至小數後兩位是3.14。一九八八年三月十四日,美國物理學家拉利.梳爾(Larry Shaw)在三藩市科學藝術館與同事舉行慶祝活動。二零零九年,眾議院通過無約束力的議案,議決三月十四日為國家圓周率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十年後,定該日為「國際數學日」。無論何方何時訂立與 π 或數學有關的紀念日,都與推廣數學教育、提升公眾認知有密切關係。今日在華人社會中,一邊廂高舉數學如何充當富國強兵的要任,另一邊廂貶抑大部分數學教育的內容沒有實際用途,現在值得我們反省數學,以至其他範圍的學習所為何事。

 

π 多方造就人類社會,它令人類能倚靠理論而非經驗和瞎猜,來計算圓周和圓面積,在抽象的科學領域以及工程、統計等技術領域影響殊深,這是 π 令人為它訂立紀念日的原因之一,尤其直接。亦因如此,聯合國另立國際數學日,而與圓周率日合流,也是順理成章。然而,謂 π 等於3.14,不過約數,即使運用當今計算能力最強的電腦,也未能算盡它的精確數字,小數後似乎無窮無盡。這就是數學之純粹和奧妙,令人望洋興歎之處。所謂推廣數學,當然不只它帶來效益、考慮短期功利的部分,還包括追求純粹學問、開拓思維、探究世界,可謂非關利害的部分。

 

「神童殞落? "躺平青年"KOL是怎樣煉成的」

今年28歲的張炘煬於小學就展現出一定的數學才能,中小學期間多次跳級,他10歲就參加國內高考,成為中國年紀最小的大學生, 其後更於16歲在北航升讀博士課程,被國內媒體譽為「神童」,惟其後來花了8年才完成博士課程。

從講師職位離任後,至今他無固定工作,需父母不時匯錢接濟,但認為此乃理所當然,因為父母約十年前沒有聽從其在北京購房的要求,他更透露其銀行卡現時只剩下數千元人民幣。然而,張炘煬對此現狀感到滿意,他表示「混吃等死能幸福一輩子」,同時「不用看別人的臉色」。

一時之間他的名字及曾發表的評論已成為"金句";各種改圖已在互聯網傳閱,廣泛流傳於華人圈子,儼然成為躺平青年代表。

 

- 揠苗助長 ,媒體造神

從訪問視頻中得悉,張父因其年輕時的升學資源有限,致其職涯受阻,遂張博士自小就不斷被其父督促學習,以升學為其人生目標,童年期間無玩樂時光,亦謝絶親友探訪。

經過不斷的解題與考試練習,張炘煬於小學時期確實展示出高於同儕的數學才華,引起了張家對其加強培育,使其出人頭地,成就一番事業的期望;經過數次的跳級,張博士於初中一年級時學習進度已無法跟上同儕而於班上幾乎處於最後的名次。避免望子成龍的願望落空,張父為其申請離校自學,同時亦離職陪讀,直至張炘煬完成本科學業。

重返媽寶時代

《舊約聖經.傳道書》有謂「日光之下並無新事」,大抵是智者鑒察古今,綜覽世事,發現事物的性質類似,眼前某國興衰,有如重複多年前另一國興衰。相同相異,取決於參考的時代有多廣闊,以及採取甚麼角度觀看、抽取甚麼特點比較。近來香港發生三件佔據公眾視野的事件,不談古今,單講幾十年內,都屬罕見。

 

第一件是紅山半島被指僭建。九月中華南大雨,香港政府依據統計推算,這場暴雨是「五百年一遇」,多處水浸、山泥傾瀉。紅山半島是位於港島南區白筆山的獨立屋建築群,大雨連綿導致七十四號屋底層以下的土壤流失,地牢外露,揭發有關屋宇甚具僭建嫌疑。僭建時有聽聞,至少港府在過去幾年聲稱「違法就是違法」,前行政長官、時任發展局長林鄭月娥更稱會整頓所有違章建築。暴雨洗刷過後,弄得樓宇藏污納垢處原形畢露,甚至有倒塌之虞,則多年不見。

 

家長、教育、家長教育

間中網民不論拍攝影片抑或以文字敘述事件,記載見聞父母如何不當管教子女,就有人興起「生仔要考牌」的斷語。一邊廂,有人慨嘆很多人不夠資格為人父母,養育各式巨嬰;另一邊廂,有人只管製造下一代,面對全不認識的事,仍一頭栽下去,糊裡糊塗充當家長。「生仔要考牌」此話,值得進一步思考。

 

按字面解,「生仔要考牌」不當,所謂「考牌」即夫婦先要取得准許,才可成為父母。(本文按普遍狀況,假定父母即一男一女生育下一代人士)該等准許由權力機構發出,該機構的權力從何而來?如何構成?為何它具備這等權力?稍加追問,配以近年社會狀況,假使設立類近發牌機構,相信沒多少香港人信任它。退一步說,「考牌」只是比喻,解作符合一定資格,這仍然脫離不了誰定標準的問題,結果能當父母的準則人言人殊,有人認為要學貫中西,能拓展子女知識的潛能,教曉他們知書識禮;有人認為要通曉生活技能,自己仔女自己湊,以身作則,令子女在日常生活領悟自理、人際關係的重要,勿作少爺公主;有人認為要經濟條件充裕,在現實的金錢世界中供給子女所需,終究各種問題都是資源問題,要妥善解決,總離不開銀行戶口結存多寡。這樣開壇論辯,無遮大會,焚膏繼晷,也不會取得共識。

 

精銳社畜 VS 發揮所長 ?高效主義下家長對子女的 「培育」

前些日子走進洗手間時, 聽到一位約9 歲的小朋友長長的嘆氣, 感嘆地說今天終於有 1 小時的空閒時光了, 然後低著頭走出了洗手間。約9歲的小孩生活已失去了陽光的色彩, 我想他應該又是一個被父母「高期盼、高投資的產品」吧。

作為家長,我們希望孩子們能夠學習好,成為未來的優秀人才。為此我們花盡心力, 精心計劃為的是讓孩子不甘後人, 充分發揮其潛能, 但是孩子不是工廠的產品, 沒有情緒, 任由擺佈, 有時候孩子像漏了氣的氣球, 對學習失去了動力, 當孩子們遇到學習困難時,往往會讓家長感到煩惱和無助。作為多年的青少年工作者, 盼能引用兩位知名教育學家的話作回應:

陶知行曾經說過:"教育的本質是讓學生自主學習,而不是被迫學習。" 這句話提醒我們,子女的學習態度和動機是非常重要的。因此,作為家長,我們需要從孩子的興趣出發,讓他們在學習中找到樂趣,從而提高學習的效果。

當我們撫心自問時, 作為監護子女的成人, 我們真的知道他的興趣所在嗎? 

我們可曾留意他在學習過程中是否呈現出喜悅嗎?  

我們是在把子女培養孩子為精銳的社畜還是真正協助孩子活出更豐盛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