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米雅書單-你想活出怎樣的人生?

米雅推薦書名:你想活出怎樣的人生?

作者:吉野源三郎

譯者:陳昭蓉

出版日期:2018/11/01

出版社:先覺

「想了解人活在世界上有什麼意義,更需要靠你實實在在地活著,在人生中扎扎實實地體會;如果自己不曾親自體會,再怎麼響叮噹的大人物也教不來。」

這本書算是宮崎駿原創動畫蒼鷺與少年的外傳 書籍的出版早於動畫電影 兩者的內容也互相沒有什麼關聯 唯一一樣的是 主角都是初中生 因此確實是很適合青少年的讀物 已出社會工作幾年的米雅閱讀此書的感覺稍嫌無聊…

全書是以第三人稱的口吻 描述主角小哥白尼的校園生活故事 每篇的最後附上男孩舅舅寫給他的記事及教誨 至於小哥白尼這個稱呼是怎麼來的 第一章就有清楚的來龍去脈。書中前大半內容圍繞在男孩家世背景身邊朋友人物設定

米雅書單-致,怕給人添麻煩的你

米雅推薦書名:致,怕給人添麻煩的你

作者:伊麗絲‧桑德(Ilse Sand)

譯者:吳宜蓁

出版日期:2022/1/24

出版社:采實

「你真正要做的不是往前跑,拼命的『愛自己』,反而是停下來,更加了解自己,接近自己的羞愧,看看那些羞愧究竟是長什麼樣子,然後把它拿到陽光下面透透氣,當羞愧吸收了夠多的溫暖,這些傷口自然就會痊癒。」

本書從日常生活的大小事切入淺談羞愧感】在最一開始還附上羞愧感指數測驗

隔籬遠照的兩城——麥德珍與基多

近來數碼牧民奉一個城市為新寵,它是哥倫比亞的麥德珍(Medellín,又譯「麥德林」)。與麥德珍互為對照的城市可謂鄰國厄瓜多爾首都基多(Quito),該處在過往一年多來,經歷多事之秋。


 

麥德珍曾是臭名遠播的城市,源於經營毒品生意的黑幫在該地龍盤虎踞,治安惡劣。二零一六年,哥倫比亞政府與當地勢力「哥倫比亞革命軍」(Fuerzas Armadas Revolucionarias de Colombia,FARC)簽訂和平協議,逐漸恢復社會秩序。哥倫比亞張手迎接數碼牧民,推廣專為數碼牧民而設的簽證,只設容易達成的申請門檻,並容讓數碼牧民續期,每次兩年。諮詢機構 Breakthrough 估計每月約有 8,300 名數碼牧民抵達麥德珍。英國廣播公司(BBC)到當地採訪,多名來自世界不同城市的數碼牧民稱麥德珍的低廉生活水平、自然景觀、咖啡廳文化,以及熱情友善的當地人,都是吸引他們到來的重要因素,這與遙距工作網站 Nomad List 所搜集的數據相應。當然藏污納垢既久,罪惡不會一朝潔淨,相關網站勸喻到訪者注意財物,指稱當地仍有盜竊問題,但至少麥德珍已漸漸洗脫大型暴力溫床的惡名。


 

香港的士如何貴?

香港運輸及物流局稱,的士業界向政府申請加價。整體而言,社會反對加價,認為的士服務本來惡劣,根本沒有條件要求收取更高費用。類似意見也見於的士司機之中,雖沒有明言的士服務不佳,但加價所帶來的潛在增多利潤,只會落入的士總會、的士牌照持有者的口袋。司機之中也有贊成加價的,其中一名陳司機,獲無線電視新聞訪問,短短十秒的說話內容傳遍網絡。其言論除了為網民帶來取笑的資源外,還叫人值得反思如何用錢。

 

既然陳司機的說話簡短,不妨全部轉述如下︰「香港的士全世界最平㗎嘞,我話畀你聽。有啲市民搵唔到錢,你搭乜都係貴㗎啦。」(香港的士收費是全世界最便宜的,我告訴你。有些市民掙不了錢,乘搭甚麼都是貴。)(訪問片段︰https://t.ly/YczCC)如果陳司機以至任何同業自問專業,必先瞭解市場狀況。誠然有市民付不起的士的高昂車資,甚至考慮乘坐哪種交通工具時,錙銖必較,那些自然不是的士的目標客戶。另有好一部分潛在客戶,寧願多付一點車資,選搭的士的強烈競爭對手 Uber。即是市況是︰無錢不乘的士,有錢也不揀的士。如斯弔詭現象,不知陳司機知否?

 

師友計劃,理想笑話

早前我寫過一篇文章,名為《談「論理想」》,述說與他人論自己理想之難。不料踐踏理想這回事,俯拾皆是,直是逼人的地步,現在又談相類話題。香港獨立媒體上週末訪問一名「共創明 Teen」計劃的友師,該名友師反映計劃安排失當,徒具形式,他本欲幫助貧苦少年,計劃卻令他大失所望。(獨媒報道︰https://t.ly/mgDFE

 

去年行政長官李家超在施政報告提出「共創明 Teen」計劃(下稱「共計劃」),旨在扶助弱勢的中一至四學生,擺脫跨代貧窮,宣稱尤以劏房戶為服務對象。扶助的手法是每名參加學員獲配對一名成年義務友師,以拓闊學員視野,建立「正向人生觀」,訂立人生目標,力爭上游。

 

水飯房中,見內心、眾生與天地

十一月二十四日,香港大律師、前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獲歐洲律師協會委員會(The Council of Bars and Law Societies of Europe,CCBE)頒發年度人權獎,與另外兩名中國維權人士許志永和丁家喜同得殊榮,以表揚他們在維護人權的勇氣、決心和委身。鄒幸彤目前因「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和「非法煽惑他人參與」被囚獄中,仍撰寫致謝辭,由 Facebook 專頁「小彤群抽會」轉載英文原版,以及中文譯版(https://t.ly/X8Jee)。英文版四千多字,中文版七千多字,文從字順,沒有艱深術語,抽象原則與知名實例並舉,便於閱讀,稍花時間,讀畢全篇並不困難。我素來不談政治,鄒幸彤這篇謝辭,足以反映她身為大律師、社會公民、讀書人所具備的視野,她盡覽本行專業、專業以外的領域,以及站在專業以上的台階,俯瞰專業本身。

 

「足」踫紅線——港英兩次起腳事件

本月十一日,香港大球場上演強勁戲碼,明星足球隊主場迎戰貴州榕江村超聯隊。回想今年暑期,足總指稱邀請拜仁慕尼黑、熱刺等歐洲強隊過於昂貴,結果把機會拱手相讓予日益擁抱國際的新加坡。幾個月後由中國的鄉村勁旅補上,還有電視直播,球迷豈能不額手稱慶?如欲觀賞六七十歲的阿伯與村民踢球,何不漫步麥花臣球場,順道於旺角鬧市掃街,響應夜繽紛?結果球技如何無人留意,球場花邊竟然惹來傳媒報道。事緣黃日華與對手爭執,舉動粗野,令人想起廿多年前碧咸(David Beckham)與施蒙尼(Diego Simeone)的衝突。

 

話說殘星村民大戰之中,明星足球隊六十二歲的黃日華以腳控球,村超球員陸金福從後趕上,膝蓋撞中黃日華大腿,所謂「炒芥蘭」。從旁觀看,陸金福沒可能以合法途徑搶得黃日華的腳下球,一股勁衝上去腳踫腳,不是缺乏比賽經驗,判斷異常低下,就是故意侵犯對手。黃日華大概有相類判斷,倒地後立即向上施以天殘腳,踢向緩步走開的陸金福,並未造成傷害。此舉換來球證一面黃牌警告,以及賽後網民大舉謾罵,指責黃日華人格卑劣。黃日華自知不妙,除了向香港記者表示自己一向火爆,過於投入,一時衝動,做出粗野行為外,還拍攝影片,以普通話向陸金福和球迷道歉,自言控制情緒欠佳。

 

不能再說「串過碼頭咕喱」

以前香港有一句俚語︰「串過碼頭咕喱」(比碼頭苦力更囂張),指某人態度極為囂張。今日尋常百姓鮮有接觸碼頭工人,工人也不只赤膊搬扛,還要操作機械,勞力背後還有技術,與以往大眾對勞動階層只有汗臭、粗鄙無禮的刻板印象已頗不相同。「串過碼頭咕喱」只殘存於曾與老一輩交流之人的記憶中,已不常使用。加上當今論囂張跋扈,比起碼頭工人以至其他勞動人民更甚者,大有人在,近來圍方商場兩名工作人員的表現足以令人把俚語改為「串過圍方保安」。

 

本週初,一段車輛攝錄片段顯示,一名駕駛電單車送貨的人員駕車進入圍方商場停車場,駛入途中,一名自稱於圍方工作的人在馬路中央步行,司機響咹兩下示意危險,惹來該名工作人員截停質問,司機稱要向所屬公司投訴。司機送貨後,沿路折返,上述工作人員在場,並召喚貌似保安主管的人員到場介入。司機講述事發經過,保安聽過幾句就反問︰「咁你而家想點?」(你現在想怎樣?)又驅趕司機離開︰「唔識躝,咪爬囉!」並聲言︰「你搞事,我就搞事。」毫無調停的意圖,反而令雙方衝突升溫。如斯處理衝突手法,香港人可謂見怪不怪,在幾年前已目睹無數次。

 

另類品牌效應

區議會選舉臨近,香港街頭旗海飄揚,幾乎所有旗都是寫上一個沒有多少人認識的大名,旁附那人的相片,部分還徹底修圖,再加兩句口號。方今境泰民安,加上政府積極有為,經濟有望全面復蘇,實現由治及興新階段。那些直幡大旗隨風搖曳,恰如為香港即將復興的社會搖旗吶喊。修整完善後的選舉制度下的區選拉票活動,與以往不同的是同區候選人會在同一地點駐紮宣傳,而不像以往競爭者壁壘分明,各據陣地。如此一來,旗幟色彩斑駁,名字摻雜,令本來難辨的嘍囉面目更添幾分模糊。諸般風景,竟與香港某種經營品牌的模式異常相似。

 

設計界老友

本周中,行政長官李家超到立法會宣讀施政報告,一眾高官穿戴「承傳中國傳統文化象徵意義」的綠色領帶和領巾,領帶和領巾的設計者是香港知專設計學院(Hong Kong Design Institute,HKDI)的師生。一看設計者是誰,又是熟口熟面,原來早前掀起話題的國際小姐香港代表所穿的服飾,也是由該學院的學生設計。近來香港設計界的當紅機構和政府好友,非 HKDI 莫屬。

 

貿發局的資料顯示香港設計行業前途一片光明,由2000年至2021年,設計公司數目增加164%,就業人數達18,810名。從業員組成多個專業團體,包括特許設計師協會、香港設計師協會、香港設計總會、香港室內設計協會、香港時裝設計師協會、香港工業設計師協會。香港每年又舉辦「設計營商周」(Business of Design Week,BODW),邀請各地設計翹楚交流,號稱業內盛事。隨著中國市場蓬勃發展,香港設計界是接通世界與大中華區的樞紐,在原創設計(ODM)、原創品牌(OBM)和原件製造(OEM)多方面都擔當重要角色,在提供卓越設計、創立品牌、市場推廣等服務都飲譽國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