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態度

看待回憶

塵封的古董一直乏人問津,直至破落、遠離本土,才有人說它是如何代表當地,足以充當標誌云云。總之失去的一刻來臨,有一批人會忽然珍惜所失去的,但平日根本絕少理會,甚至不認識那事物,與它幾乎毫無關聯。這也難怪,因為失去代表從此再無機會享有,但一日未失去,仍有條件假定它明日存在,可惜現實告訴我們很多事物即使此刻存留,也可湮沒於一瞬。本文只講個人生活態度,不談公共政策、公眾教育,淺談回憶這件事。

 

有些人對於地標、先賢的遺產消逝感不捨,容易祭出「某某是我們的集體回憶」作為理由,背後的想法是此物承載不少人的記憶,這些記憶無可取代,該物的價值等同各人記憶的總和,一經如此倍大,彌足珍貴。不能漠視這些人對保留舊物的熱忱,以及照顧同感者的同情心,但是他們趨向放大「我們」、「集體」,把沒有這情感的人也納入有回憶的集體中(不知有心或無意)。部分景點多年經營遊客生意,附近街坊只遙望其形,極少造訪,遑論其他地區的本地人。經濟轉差弄得慘澹經營,甚至交託予受公帑資助的機構續命,最終無能之輩一句斷言它返魂乏術,就任由自生自滅,這等形骸被世代浪潮淹沒,說它是「集體回憶」,未免情感泛濫;再說因此要如何保護,更是替人代言,誇誇其談。論定某物為集體回憶前,若不釐清那集體遍及多少人、甚麼人,容易頭腦發熱,輕率把他人當作與自己擁有相同想法,也是過份自我的表現。
 

毋須自信

豪擲萬計學費,接受人生導師的拆毀和重塑;化妝得好像易容一般,掩蓋自認的諸多醜態;故作不經意顯示自己取得財務自由,藉站在人前的表演提醒自己正過愜意的生活。這些表現都圍繞他們渴求的事物——自信。有需求就有供應,教導人增強自信的言說、影片,甚至課程應運而生,於此提出一個大膽的建議︰根本毋須尋求自信。
 

首先審視自信的性質,可以分為兩層。第一層指某人自認具備某程度的能力,俾使他能完成某事。進而深之,就是那人在大部分日常接觸的層面都達到心目中的標準,他就自認具備所以為人的條件,也就是對自身一定程度的滿足,此乃第二層。一般人所謂「缺乏自信」,是指第二層,即是對自身整體能力不滿。我們會發現有些缺乏自信的人至少該對判斷力稍有自信,因為他們的能力實在不濟,所以不信任自己實在理所當然,否則他們若憑半點才幹又滿懷自信,志大才疏,幹起何事來後果或許更嚴重。提升自己比提升自信對這批人而言更為重要。
 

反省「做唔到」

我們身邊間或有人問自己意見,這些不是對方要購置新電話,詢問哪個型號適用;學習新知識或技能,詢問從何入手,而是往往與人生態度、生活日常、抉擇有關,然後我們又往往做了別人眼中的「蠶蟲師爺」,對方似乎聽了意見,一段時間過後眼見他們的故態紋絲不動,有時還聞得他們一句回應︰「我做唔到。」
 

對於非關技術、知識、體力的做到與做不到,原來古人已有所回應,《論語.雍也》記載孔子與門生的對話︰
 

冉求曰︰「非不說子之道,力不足也。」子曰:「力不足者中道而廢,今女畫。」

 

翻譯成今日的語言如下。冉求說︰「我不是不喜歡老師的學說(道德學問),只是能力不足。」孔子說︰「能力不足的人會走在半途上停止,現在你開始也沒有,只是劃地自限。」
 

看來已可有力回應大部分我們耳聞的「做唔到」,對方多半反回應說︰「我梗係試過,我努力過㗎,都係唔得之嘛。」(我當然試過,我曾經努力,仍是不行呢。)要與當事人爭論他有否努力改進,了無意義,尚有幾點可反省。
 

批判「及時行樂」

有些人享受過後,講一句「及時行樂」;有些人意圖享樂,又講一句「及時行樂」;有些人甚至以這句話為人生格言,勉勵自己好好過活,即是理想的生活方式就是及時行樂。平常對話或者忙碌多時,想到要取樂慰勞自己,拋一句及時行樂,也無傷大雅,只是說的人最好瞭解自己所講為何。

 

所謂及時即是不遲不早,在最適當的時候做,例如「及時拯救意外中的傷者」,那情況是稍遲援助,傷者將遇上更大危險;較早搶救就算是預先解除威脅,我們都不稱為「及時」。從語義層面分析,「人應該及時行樂」是套套邏輯(tautology),有如講「四足動物有四隻腳」,因為「及時」就是在適當時候,如何判定是適當時候?就是當刻該做,沒有過早,沒有太遲,如果在某個時候應該行樂,當然就要行樂,「應該」和「及時」的意義重複,互相指向。「人應該及時行樂」成為自足的語句,即沒有提出具意義的論點,其實也只是「適當時候做適當的事」之享樂版,這樣分析過後,「及時行樂」即變得興味索然。但聲言「及時行樂」自古有之,聽起來也頗為順耳,所以下一步就要從語用層面分析。

 

「及時行樂」一語可能最早見於《古詩十九首.生年不滿百》:

 

生年不滿百,常懷千歲憂。

晝短苦夜長,何不秉燭遊?

為樂當及時,何能待來茲?

落花時節,一蓑煙雨

公司所有職員都收到一封電郵, 是由老闆發出的,內容指為求令各同事的合作更順暢,各人掌握協作者的工作進度,下周起全公司上下運用一個網上應用程式,用以記錄工作進程。每逢新工作項目出現,主管就把它輸入至程式內,上列項目名稱、負責人和截止日期,同事完成項目就在其上加上剔號,各名同事亦可在旁加上附注、意見。新政策的運作模式就如以告示板載列資料,有關人等隨工作進度修改資料,只不過由紙筆換成電腦和網絡。

該公司有幸有不幸,不幸在決策者不過如此,認為這些方法有效提升工作表現,手段變成目的,終究只起監察員工的效果。所幸的是九成以上員工智力正常,認定這項措施不能帶來實效,徒增同事在程式上輸入資料的時間,反倒降低辦理正事的效率,若要令同事工作進度協調,增強溝通便可,並要削減不必要的工作程序;若真要監察進度,指示員工每日在通訊群組報告就可。老闆沒有能力鼓動員工積極辦事,只能以監察手法達致完工。餘下不足一成不反對新措施者,以及心態上反對、卻立即跟足程序者,趕緊學習應用新程式:怎樣建立新清單、怎樣輸入工作項目、怎樣剔選已辦事項、怎樣配色以標示不同類別的工作……繼續鑽研下去,出版一部天書也非難事。

認窮不窮

有人說不應自以為窮,因為自認窮會劃地自限,放棄改變的可能,應當抱持「富人心態」,裡裡外外自感富足,亦極力尋求富足。該等富足不只經濟上,還有各層面,最重要的是心態。有關講法未必具備完整的論述,總之來來去去都嫌自問窮的人有種腥臭味,主張學習他們所假託「富人」的模樣。

為求令概念更清晰,首先要釋詞義,「窮」是路的盡頭,人走到盡頭即是掘頭巷,無路可行,此乃窮。經濟條件差、沒錢,是「貧」,與「富」相對的應是貧,不是窮,當然缺錢容易導致難覓出路,出路少、機會少,也難以掙錢,所以貧與窮經常互生。若論「認窮心態」就是自限,堵塞出路,不見得自問富有就令思維頓開,路途豁然開朗了,坐擁巨資的人偷得無厭,利慾薰心,死抱生財條件,也是限制路途。於是論者謂:「他們就是自認所得不足夠,因此也是認窮心態!」如此就不應糾結於窮人、富人這類不準確的詞彙了,回歸傳統的說法,叫人知足就成,所謂「禍莫大於不知足」,又幾乎是老生常談,自然遭一心標新立異,卻胸無點墨的論者冷待。

微確幸怎提升幸福感?

過往接近十年,大眾目睹社會中的「大論述」遙不可及,諸如買樓買車、在事業階梯上向上爬、獲取社會地位等都難以達成,苦苦追逐反而愚不可及,「小確幸」渾然而生。小確幸可以是處於安舒位置,享受一杯怡人飲品;到訪人煙不算稠密的地方,曬曬太陽,欣賞景色。其名由來,在於有關幸福感微小而確定獲得,有別於大論述下的龐大而可望不可即。享受小確幸並無不妥,但時至今日,社會經歷遽變,各類人士要準備工作隨時轉型,生活形態亦隨之改變,心態不變則未必能適應難料的驟變,甚至長期自覺不幸。本文提出比小確幸更進一步的享受生活方式,稱這種幸福感為「微確幸」。

 

碎片時間,就是得閒?

人類耗用天然資源,其中一種浪費得最多的是時間;現代人又自覺缺乏資源,時間算是數一數二,隨著科技進步、社會更趨複雜,人類的野心更大,想完成的事一直增多,所以只感時間越來越短缺。如何妥善運用時間成為早至兒童便要學習的課題,由家務師至專業人士、一般僱員至老闆巨賈都要思考。本文淺談在今日不大幅改變常人習慣的情況下,如何妥善運用「碎片時間」。

 

以往關於碎片時間的討論中,大多指出碎片時間是事務與事務之間的空檔,例如交通時間、吃完午飯又未展開下午工作的時間等,這固然是對碎片時間特點的恰當描述。在網絡速度提升、智能電話普及的年代,碎片時間有增無減,部分更不是環境造就一大批人有相同的運用時間模式,而是每個人都有獨特的境況,例如與人通訊較少倚賴通電話,毋須理會對方能否接聽;有時利用手提電話的通訊軟件,取代電郵,毋須找合適的時地運作電腦。這些場合出現於何時何地、有多頻密、性質如何,不同人所面對的差異可以很大。很多事我們都迅速辦妥,現實又告知我們有條件這樣做,於是我們有獨一無二、催逼自己做更多事的處境,令不少人焦躁不安。

 

討厭打工,遇上打風

全宇宙一日發生多少事?人總不能一一知曉,可惜在全知與無知之間,只要颱風逼近香港,為數頗多的港人就只關心颱風會否令自己放假一天。他們密切留意風暴消息,但也只關心與己相關的資訊,成為狹隘追風者。

 

老土地說,颱風襲來,對整個社會的影響可大可小,例如農夫的收成大減;在急風暴雨中仍有人要謹守工作崗位,他們要冒上危險;露宿者和流浪貓狗流竄走避;樹木、斜坡附近潛藏危機。這些小學教科書都提及,而狹隘追風者一概不理。關於颱風的氣象知識廣博,狹隘追風者又不過問,但他們喜愛參照家中窗戶可見的市況,來質問氣象部門發放天氣警告的依據。他們只對幾時掛八號風球、黑色暴雨警告訊號是否生效、自己要否返工感興趣,這些形成一個窄小的圈,圈外的事物就毋須理會,這不就是井底之蛙的形態?

 

應對解散

人群之中,離散合聚是平常事,今日講解散,似乎別有餘韻。

 

首先解散是群體內部自行決定的,即是始終要群體中人作出「散」這舉動,才能真正解散。當然群體外的因素可以影響群體中人,令他們決定解散,但最終有如撳掣發放指令的一刻,仍是群體中人發動,因此解散前的預備、解散後的作為,群體中人仍有若干自主空間。

 

解散又可分不同形態,例如準備不足、缺乏散後規劃的是鳥獸散,好像禽鳥走獸在野地,赫然受驚,出於保衛自身的本能,只求立即離開所處地域,慌不擇路,各自四散。可以是行軍式解散,集合時各人獲取重要訊息,解散只是為求完成任務,各就其位,各佔任務達成的重要部分,不解散根本不能達成目標。解散時秩序井然,預測將有險象卻躊躇滿志。有否解散的準備、是否明瞭解散後的去向深切影響面對解散的心境,往往這些因素都涉及外在環境,人難以控制,但平日可多加準備,包括設想不利處境,著實預備應變方案;令應對條件成熟,遇上變故時已有不同出路;心中具備清晰的價值天平,懂得在取捨時刻果斷作明智抉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