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

我的孤寂只存在於你的想像中

你說,你看到了四周一片荒蕪,沒有一個可以聊天的人、一間買來喜悅的便利店。煙絲在空氣中瀰漫。我緩緩呼出的一口氣,化身成一串串句子,只訴說著我的孤寂。煙絲累積成煙霧,把我的五官都模糊,只剩下深鎖的眉毛。
 


我說,我的孤寂只存在你的想像中。我感受到山峰在我背後,聳立的樹木密密麻麻地排成一行,如同合唱團的排位,高低有序。偶爾有雀鳥飛過,便忍不住隨著他們低聲哼著歌。我還看到海平面上浮動的曲線,下陷的線條剛好接住我的情緒,再飄散到更遠的海岸。我緊皺著眉毛,緩緩呼出一口氣,看著愁緒化身煙霧,感覺一身輕盈。

沒有孤寂,卻有無盡的感恩。

 

交錯的主角舞台 @ 赤鱲角南路



//在行人路上漫步的,在巴士站旁靜心等待的、在馬路上狂奔的...
我們都是自己人生中的主角,在舞台上交錯出現,或爭峰呷醋,或相遇相知,或擦身而過。//
 


📄:
赤鱲角南路的巴士站,置身東涌灣的岸邊,沒有高樓大廈擋去景致,突顯了背後唯一的山峰,像個判官一樣審視著路過的人。
空蕩而寬闊的馬路,讓路過巴士站的人,都頓時變成了舞台劇的主角。
在行人路上漫步的,在巴士站旁靜心等待的、在馬路上狂奔的...
 


我們都是自己人生中的主角,在舞台上交錯出現,或爭峰呷醋,或相遇相知,或擦身而過。
站在巴士站的對面的她和他,作為舞台的首排觀眾,也在細細品味這齣戲。

影像

影像

眼所見的都屬於影像,有靜態,有動態。

可以看到不同形狀、不同顏色的物體,有發光及不發光的。靜態中有動態的,如閃光、自旋的風車、搖拽的樹葉。移動緩慢的太陽、雲朵。在靜態的背景,有飛得快的鳥兒、跑得快的老虎。坐在車裡,眼前的景色會變化得很快。

 


聲音

耳所聽的都屬於聲音,有人聲、自然界的風聲、雨聲、動物聲。音樂是人類創作的,不同旋律、節奏觸動我們的感覺。我認為音樂是動態的,跳躍著、旋轉著,有快有慢。

 

 

文字:特殊影像

(隨筆)寫作的本質

寫作的本質是什麼?如果有人問我這個問題,我能回答出來嗎?
       如果我還是二十出頭的年輕女生,我無法回答。
       但是,現在的我可以回答出答案來。
       寫作主要,寫記憶、生活和感覺。
       寫作的我,很開心快樂滿足,雖然在人生方面,出身單親家庭的孩子,在食衣住行育樂一直都是很匱乏吃緊,但是在愛的方面卻是心靈富足,風也會在一旁輕輕微笑著。
       我的文筆其實不是很好,詩至少花兩到三小時去寫出來,花半小時修改。
       我在網路活動寫作,多少想增加想法的思考和經歷,技巧來自生活。
       越懂得生活的相處,在寫小說方面進展會加快速度。
       杏林子以對抗病痛的人生經歷寫短篇小品文或散文,她並沒有放棄人生,努力寫出感動人心的文章。
       我也希望誠實地用文字表達想法和感覺。
       寫作的本質就是寫記憶和生活以及感覺。
       只要掌握這幾個原則和要點,自然能寫出屬於自己的心情或勵誌文章。
       寫作是很困難的一件事嗎?只要心中有愛,用心生活,生活處處皆是寫作的素材,或許妳(你)就是下一個席絹,或者是下一個托爾金。
       

Wes Anderson + 神探白朗 《一台殺戲》(See How They Run)

卡士星光熠熠,不一定精彩,上月的《阿姆斯特丹》(Amsterdam)就是人辦。三大主角: Christian Bale、Margot Robbie、John David Washington,就連配角也出動 Anya Taylor-Joy、Taylor Swift、Rami Malek、Robert De Niro,直頭誇張。只可惜劇力欠奉,票房失利,很可能要蝕過億 。

《一台殺戲》(See How They Run)的本質上也有點像《阿姆斯特丹》,同樣眾星雲集: Adrien Brody、 Saoirse Ronan、Sam Rockwell,選角有點點Wes Anderson的味道之餘,電影同時好有偵探電影的色彩。故事講述在一個濕滑的晚上,腌尖腥悶的電影導演(Adrien Brody 飾)在劇場遭謀殺,偵探(Sam Rockwell 飾)和新丁警員 (Saoirse Ronan 飾)聯手查案,發現劇場人人也有嫌疑.....格局就像《神探白朗:福比利大宅謀殺案》 的傳統偵探電影。

小題。

紀錄與記載,無論是要把時光刻印在生活的日常,抑是讓情感,自由的奔放;

從節奏裡邊,長出獨有的獠牙,刻紋,然後,放手一搏的,奔騰。

 

  有時候走過的路,或者嚐過的情感,無論是喜,樂,或是傷悲;在其中的情感,似乎都會從最幼嫩的芽,慢慢長成一種成熟的姿態,過程是醞釀的角色,是一種深刻的安靜裡,會長出某一種形象,包容、包覆,讓情感與意志,成為書本,成為一首閱讀的放手。

  那些放手裡邊,有的是經歷過的教訓;教訓指的是他從開始與你遇見,但你卻從尾端向他走來。

 

  似乎我們彼此終究,要走去對方的方向。

 

 

 

如果是大衛芬查 《食人魔達默》(Monster: The Jeffrey Dahmer Story)

曾幾何時,沉迷犯罪電影,試圖了解變態連環殺人狂的心理狀態,看得多,甚至懷疑自己也是心理變態。人性本惡,人人的心目中定必有點獵奇心態。David Fincher曾經說過,自己的電影世界就是建立在人性墜落之上。

想當年Netflix重金禮聘David Fincher拍了兩季《破案神探》(Mindhunters),詳細剖析連環殺人狂的心路歷程,一心想打響招牌,可惜叫好不叫座,一直遲遲未開第三季,隨時爛尾收場。

與《七宗罪》(Se7ens)、《殺謎藏》(Zodiac)、《龍紋身的女孩》(The Girl with the Dragon Tattoo)不同。《破案神探》著墨在探討連環殺人狂的構成,是先天因素?成長時期受虐待而導致心理變態?抑或是人性本惡?《食人魔達默》(Monster: The Jeffrey Dahmer Story)由真人真事改編,第一集導演Carl Franklin同樣拍過《破案神探》,兩套劇的本質上同出一轍,只是角度由查案的刑警變成變態殺人狂Jeffrey Dahmer的角度出發。殘殺17人,姦屍食人肉,單看外表,Jeffrey Dahmer不過是個一事無成的廢青,平常得似路人,更毛骨悚然。

《除非你還要我,不然我不要你》

靜靜地坐在房裡的女孩,淡淡地吐出一口煙。

百香果味的菸彈,他的最愛。

那時兩個人抽一人一口,這菸的味道可甜了。

不知怎麼的,菸彈甚至都沒換。

可這會兒無論怎麼抽,都嚐不出那時候的味道了。

有時候,大腦好像就會這樣影響身體。

女孩若有所思地吸了一口,慢慢放下電子菸。

一點味道都沒有了。

大概是因為他不要我了吧。

-

一段旅程兩個人,叫作旅行。

一個人,卻叫作獨行。

那是沒有人催促著趕往下一個景點、沒有人邀著你合照、沒有人一起吃浪漫的晚餐。

只有自己,放著音樂或影片製造聲音,去充盈身邊的安靜。

從手機裡放出來的聲音是冰冷的。

心,是孤寂的。

她傳的,他未讀的訊息寂靜了聊天室。

沒有回覆的訊息欄是灰白的,沒有等待讀取的數字。

沒有人在等,也沒有人在意。

而那種感覺是殘酷的。

女孩太明白自己的處境了。

只有自己還擁抱著回憶。

三番兩次,還是學不會先放手為強。

總想再分享點什麼有趣的影片、傳個新買的貼圖、說句無關緊要的話。

看看他會不會回。

但她沒有這樣做,事實上她不想這麼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