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ash

【金錢以外的回報 】你行山所以我行山

斜槓族有時會不計報酬而做自己喜歡做的事,你可能會說:沒有報酬,那豈不是做義工?沒錯,就是義工。

有人放假會選擇宅在家中,有人會選擇行街睇戲食飯,有人會選擇做運動,而我則喜歡去做義工。你可能會話:替人做事卻沒有報酬,豈不是浪費了自己寶貴的放假時間?有這種想法,是因為你一開始已把義工定義為「支出」、「負數」,因此當沒有報酬來平衡這個「負數」,就覺得吃虧了。有這種想法的人,大部分都可能未曾嘗試過做義工。有人可能反駁說:我做過啊!我賣過旗,覺得好無聊......

這種想法並不奇怪,因為你未能於那次義工活動找到樂趣或意義。如果有這種想法的人,或未試過做義工的人,我建議你嘗試多做幾次不同性質的義工,你很可能因此而慢慢感受到箇中樂趣,或更深一層感受到箇中意義,從此可能會愛上參加義工活動,成為長期義工。

最近因為COVID-19疫情影響,很多義工活動都被迫取消或延期,但又衍生出與疫情相關的義工活動,除了派發抗疫包這種直接相關的活動外,比較有趣的是「行山」活動,你可能會問:行山與義工有什麼關係?難道是慈善行山?非也。義工不一定與籌款拉上關係,這次行山是單純的義工活動。

珠寶鑑定師視角:寶石之王

雖然投身斜槓族讓我接觸到很多有趣的工作,但令我最難捨難離的必定是珠寶鑑定。試問誰能抵抗美麗的東西?有人話「做嗰行,厭嗰行」,我從事珠寶業多年,看的東西多了,了解多了,你會發現它們的美麗其實得來不易,永遠不會討厭。

在COVID-19疫情下,話題往往離不開口罩和消毒液,觸角敏銳的政府網站「生活不難」亦以此為引子,發表了一篇文章解釋消毒搓手液或多或少會影響鑽石首飾,他在文章後半部份介紹「鑽石保養貼士:7 個必須脫下婚戒的時刻」內容非常正確易明,的確生活不難,但文章的前半部份(請容許我只是想交流而並非挑機)卻出現些許謬誤。

【攝影教學】攝影師視角:近視望遠鏡

做斜槓族的其中一個好處就是能夠選擇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我喜歡攝影,尤其是喜歡挑戰裝備的可塑性。攝影就像打機一樣,只要你肯課金,你的裝備可以要幾完美有幾完美,但攝影始終和打機不同,想影一張感動人的相片,不是只靠裝備便可以做到,往往最需要的是攝影師的「眼」。

相信只要有基本攝影知識或對攝影有興趣的朋友都知道,想影一張前清後矇的相片,需要用一支大光圈鏡頭,常用的人像鏡會是 85mm f/1.8。但為什麼影前清後矇的相片要用大光圈呢?在這裡我想解釋一下他們兩者之間的因果。

為什麼會出現「前清後矇」現象,原因是只把被對焦的物體拍得清晰,而對焦以外的地方則出現失焦的情況,使景象變得模糊,失焦越嚴重,散景(即模糊的地方)越誇張。怎樣才能加強失焦情況呢?就要先理解何謂「景深」,因為只有物體位於景深範圍裡面時,影像才會清晰呈現;相反物體越遠離景深範圍,影像便越模糊。

調解員視角 - 林太的呼籲

作為斜槓族,我的其中一個身份是一名調解員,今次想分享一下除了進行調解會議外,原來日常生活中也能發掘到調解技巧。
 
先介紹一下,什麼是調解員?
 
根據香港司法機構對認可調解員的定義:接受過有關調解技巧和方法的訓練,即使談判陷於膠著狀態,他們也善於打破僵局,令調解過程得以繼續, 並促使各方專注於尋求解決的方案。
 
而作為調解員的其中一項重要元素,就是要擔當一個「中立」的角色,以沒有任何利益衝突的身份主持會議,促進參與者的溝通及討論,從而能夠找到各方均接受的解決方案。
 
言歸正傳,剛剛看到行政長官林太的記者會,他以哭腔向前線醫護致敬,並呼籲市民不要違反家居檢疫令。處於民望極低的行政長官林太,他所講的每一句說話,甚至乎每一粒字,都可能引起很多人情緒不安,但正如先前提到,作為一位調解員,必須時刻保持/提醒自己要「中立」,不要被情緒或氛圍所影響,導致錯誤分析發言者的說話內容,曲解他的意思,從而無法促進溝通(林太往往就是不能好好和人溝通)。
 
林太向所有前線醫護及防疫人員表示深切敬意,他以哭腔話:這些同事很有毅力地抗爭兩個月,如果這個時候有很小部分人故意違反家居檢疫令,出去打波、食車仔麵,而導致社區爆發,我請問他們對唔對得住這班同事?
 

調解員視角 - 林太的呼籲

作為斜槓族,我的其中一個身份是一名調解員,今次想分享一下除了進行調解會議外,原來日常生活中也能發掘到調解技巧。
 
先介紹一下,什麼是調解員?
 
根據香港司法機構對認可調解員的定義:接受過有關調解技巧和方法的訓練,即使談判陷於膠著狀態,他們也善於打破僵局,令調解過程得以繼續, 並促使各方專注於尋求解決的方案。
 
而作為調解員的其中一項重要元素,就是要擔當一個「中立」的角色,以沒有任何利益衝突的身份主持會議,促進參與者的溝通及討論,從而能夠找到各方均接受的解決方案。
 
言歸正傳,剛剛看到行政長官林太的記者會,他以哭腔向前線醫護致敬,並呼籲市民不要違反家居檢疫令。處於民望極低的行政長官林太,他所講的每一句說話,甚至乎每一粒字,都可能引起很多人情緒不安,但正如先前提到,作為一位調解員,必須時刻保持/提醒自己要「中立」,不要被情緒或氛圍所影響,導致錯誤分析發言者的說話內容,曲解他的意思,從而無法促進溝通(林太往往就是不能好好和人溝通)。
 
林太向所有前線醫護及防疫人員表示深切敬意,他以哭腔話:這些同事很有毅力地抗爭兩個月,如果這個時候有很小部分人故意違反家居檢疫令,出去打波、食車仔麵,而導致社區爆發,我請問他們對唔對得住這班同事?
 

工作會計論

以前在四大會計師行工作

特別在審計核數的時間

同一個時段可能需要接幾個不同的客戶

對應不同的經理

也有着不同的審計程序和關注點

加上永遠逼人的死線

不知不覺練成一身Multi-tasking好本領

 

一路做下去

工作越來越繁多

要接的客戶種類和工作難度也隨即增加

雖然確實薪金有提升到

可惜好像怎樣也追趕不到心理不平衡的程度

 

始終也是一個打工仔的心態

每月做多少也是收同一份糧

雖然說在四大會計師行工作

表現好的話確實會比表現普通的多賺幾千元

 

但在那個環境

你看到那些表現優良的人

如何不顧睡眠地工作

再加上經理見你賺了一個更佳的薪水

這麼優良的員工,當然給你升級的工作服務量

 

看金錢如浮雲的我

就會情願賺少幾千元

起碼賺到多一兩小時的休息

和少一兩成的工作量

做一個賺普通的罷了

【重新出發】路・是行出來的

小時候我們寫「我的志願」,一般都會寫上醫生,律師,老師,會計師。以前一直被教導,職業就只有這幾種。

我還記得以前有一個在銅鑼灣家的補習,功課也是「我的志願」。那時小男孩寫上「畫家」的志願,還精雕細琢的畫了一個畫家的圖,告訴我他真的很喜歡畫畫。到第二天媽媽檢查功課,把所有圖畫和文章都擦去,改為「醫生」這偉大職業,「畫家」的鉛筆痕跡還在,但心裏的小小夢想好像就此要破滅了。

後來才知道,原來小孩的爸爸媽媽是醫生和護士。父母很多時候總有一種想法,覺得父母走過的路,當然比較易走。即使沒有指名道姓的跟孩子說,但行動卻是真實的表達了出來。

當然,哪裏有不愛自己孩子的父母呢?為了不讓自己孩子受傷,甘願犧牲一切。但作為孩子的,很多時候會受傷。不是因為路太難走,而是因為渴望想做的事情被攔阻,或心裏面感覺不被父母信任或支持。再者,父母那一代都是捱出來的路,不像現在這麼多。

現在的自媒體時代,人人都可以是品牌。以前被教導會計師是多麼高尚的職業,但事實是,現在已經有很多工序都可以被AI取替。再加上新興的菲律賓廉價人力市場,想在香港會計界發展已經今非昔比。

【如何開始成為Slash?】一個斜槓DJ青年的故事

我有些朋友跟我說,他們從小就很喜歡聽電台節目,甚至把DJ當作是他們夢想職業。但不好意思,我從小就沒有聽電台的習慣(當然我也認識森美小儀),也沒有夢想過會成為一名電台DJ,更沒想過現在可以每星期有1小時的時間主持一個音樂電台節目。

有人問我,你是怎樣做到的?我會回答:50%是機遇,50%是我一早預備了這機遇。

兩年前,我放棄做打工仔的念頭,找尋自己心裏真正渴望想做的事情,勇敢地用一個平凡人的身份開了一個Facebook Page,拼上自己創作的圖畫設計,加上簡短的文字,抒發自己內心的感受。每天如是,一日一篇小文章,訴說自己的愛好和生活。

當時沒有為了什麼,只是希望自己更加認識自己,知道自己到底想追求怎樣的人生,整理自己堆積已久的混亂思緒。慢慢地,無意中也讓平時少接觸的外圍朋友圈,開始用另一個角度認識我這個人,發現我對音樂的喜好,內心真實的獨白,對社會生活坦率的看法,對夢想的追求。

有一天,因為一個機遇,一個做了多年的資深音樂電台主持人需要退下來,她需要找一個接班人。在朋友的介紹下,她看到我在Page的小文章,發覺了我正正是她想尋找的合適接班人。雖然她知道我並沒有電台經驗,但因着我在樂隊的工作,對音樂界別的認知和分析,也欣賞我內心對夢想的追求。

於是,工作找上我了。

做Slash/Freelancer = 冇前途?他們值得更多尊重和鼓勵!

好多時聽啲Slash或者做唔同Freelance嘅朋友,向我大吐苦水,話屋企人經常畀說話自己聽,例如「好心就正正經經搵份長工做啦」、「百足咁多爪,你做得邊樣?」、「收入又唔穩定,炒埋都未夠一碟」之類極mean嘅說話。

其實,做得Freelance,係咪真係將收入擺喺第一位?要搵錢,相信離唔開金融行業。地產、保險、銀行呢啲咁搵得,其他行業係咪冇存在價值?

我覺得,睇唔起做Freelance或者Slash嘅人,對佢哋存在太多誤解。做Freelance嘅人,所負責嘅嘢隨時比打長工嘅仲要多,例如你做Sales,你每日都係執吓貨,搵吓客,做Closing,最多做埋收銀等等,但Freelancer日常已經要裝備自己,十八般武藝樣樣要識,平日唔幫自己增值,點樣有工作機會?

其次,邊個話Freelance搵唔到食?我公司有Freelance,做緊幾份工,就係唔鐘意齋打死一份,日日朝九晚六坐喺度扮工,加埋加埋收入比我呢份長工仲要多!只要本身有料,自己Deal每單Job個價錢可以幾何級數咁跳!

在一場營營役役的生命裡,你如何善待自己?

疫症持續肆虐,不少人趁著待在家裡的時間多了,紛紛重拾自己往日的興趣,我也不例外。早幾天閒來沒事在家,一個念頭油然而生,結果我花了三天下午的時間,將平日使用的桌子繪上塑膠彩。家人開玩笑道我不僅花上時間,完成後還需塗上光油,找來適合的透明墊子覆蓋表面作保護之用,真是「自討苦吃」。當刻,我竟不置可否。
 
中學時期,完成一幅呈分畫作需時數星期至數月,我仍能樂在其中。大學時期,我曾鼓勵別人只要自己喜歡,你不需認為所做之事是在浪費時間。直至踏足社會,我花了更多時間去思考有甚麼方法能讓父母及早享受退休生活,怎樣可以在寸土尺金的香港置業,如何能讓自己趁著年輕早日有所成就。我惶恐這些思想完全侵蝕自己,哪天將這些暫擱的興趣扔得更遠。
 
如果問:「香港人,你快樂嗎?」有多少人能夠不假思索地回答快樂,在這個逼迫你奔逐名利,方能換來安穩生活的社會,能不受束縛地做自己所鍾愛的事是奢侈的。可是,在一天二十四小時裡,一周一百六十八小時裡,請為自己保留些許時間,在心靈上善待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