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後社工女真情剖白】老人家笑容激發當社工: 望保護兒童快樂成長,這是基本權利!

當提及「社工」這門職業,大家都認同是需要極度耐心和愛心的,甚至要擔當厭惡性的工作,作為90後的子琪,工作選擇很多,但偏偏落地當託管社工?

問:需要負責那些職責?
答:我主要負責托管工作,每天放學放長假就是我們最忙的時候。接小孩放學、準備晚餐、功課時間、遊戲玩樂,生活最埋身的點滴,沒有驚險,並是最貼身落地的工作。

問:如何踏上當社工的路?
答:其實由小到大對社工都很陌生,從沒想過以社工作為職業。中七畢業後成績不算突出加上英文唔合格,升不上大學,嘗試重讀一年後還是達不到入學的要求,那時想,不如不要讀書,出來工作就算。恰巧當時係大家樂當上兼職收銀,人工不算高,但工時極長,高峰期當年收入等於全職收銀。香港就是這樣變態,我在想其實我這樣捱得,何需屈就在這邊?每天不是給經理鬧就是客人,廚房水吧隨便一個也可以指住我鬧。年少覺得他們都是井底之蛙,我讀書比你們多,靠什麼由你們因為你不如意就鬧我?我也不甘心一天要像他們一樣,於是我知道我要離開,做什麼也好,人工好一點,地位高一點,多一點尊敬就好!

於是當年報了懲教,但因為無時間練體能,落選後報了教育學院,沒有檢查電郵結果錯過了面試,再一次失敗。最後,我報了護士課程,我把最後一個期望放在這裡,到了面試當天,我因為忘了帶身分證,在考官面前哭。後來要她們安慰,並用個人八達通核對身份,但我還是相信我會成功,對自己面試表現也滿意。一天一天的等待,期待何時有結果,最後在限期那天我還收不到任何通知。

那天如常在收銀,同事輕輕一句問我:「你點呀?」一句說話我不出三秒就在收銀位置上爆喊,點解我咁差?咁冇用?我一直喊到工作也做不了,同事在旁幫我處理好所有事,那天我認真地為自己想,到底我期望自己人生變得如何?可是其實我還不太清楚,我以為我的夢想是做一個護士,我想幫人,我想拯救生命!我也正式辭工,開始進修有關醫療的課程,試過做診所護士,又試過去老人院陪公公婆婆做運動,最後在一間大機構中當上物理治療助理。我想我的夢想開始努力實現中,只要我儲下經驗,就有機會圓夢。

結果,第三個月時,我上司因為我能力不足而問我會否考慮轉職。人生第一次嘗試被人淘汰,我再一次受到很大的打擊。明明我努力過也失敗,為什麼嫌棄我?為什麼職場不容許我們進步得慢?我又生氣又難過,但也在想,是否自己性格不合適?我從來就不是小心謹慎的人,但醫療說的是生命,我能力是否足夠應付?還記得那時候我還覺得自己很差,但是在這工作地方上,我發現我令公公婆婆多了笑容,這份笑容對我有很大的滿足感,我知道我喜歡他們的笑容,我知道我喜歡這改變。機緣巧合下,我進入一間學校工作,跟了一位社工工作,平時都是我和她工作,偶爾和她聊天時,她問我有沒有興趣讀社工,她說即使你將來不做社工,這個課程也絕對會讓你認識自己多一點。我輕輕的哦了,在網上報了兼讀制的社工課程,但這次結果卻出奇意外地順利,不用一個月我已收到通知取錄了。十五十六,最後還是決定踏上半工讀的生活。如果你問我為什麼會成為一個社工,其實也沒有很複雜的原因,只因我喜歡人的工作,如果有一份工作可以每天看到不同人的故事,也挺開心。

問:以自身工作經歷,分享現時香港青年面對的壓力/情緒問題
答:我想這幾年不論在任何場地對學童的討論都得出,學生壓力大到一個點。不論是對知識上的要求,個人才能,甚至個人品德的要求都是多到大得了。而且這條線愈推愈前,當你在工作上發現,幼稚園已經開始有補習班時,有時候真的很無奈。我常常會說,香港很多家長也有個孩子天才夢,期望自己的孩子是一個天才,這些滿足感到底是為了誰?
作為社工,學業成績非我們主要關注,但我們關注成績有機會引伸出來的問題,包括孩子的自信心、與家人關係、學校要求,在我們改變不了其他人時,是否最後結論都係要小朋友努力讀書?但社工工作或者就是要讓這些不附合「社會標準」的孩子去設立一個新的標準,以致他們可以順利過渡這困難。學業問題社會討論太多,我們或者都知道學業壓力對孩子的壓力,但我覺得更大問題是,我們為這些孩子設置了一個個的難題時,最後卻要求孩子的心理質素要很好,要控制自己。孩子心理質素是取決於他的生活經驗,當我們注射愈多的強心針給小孩時,我們相信孩子可以更有勇氣面對眼前困難,我們作為社工信任孩子的能力。奈何現今家庭結構太複雜,每人都為自己的困擾而生活,沒法關心孩子的需要,孤單和寂寞才是最傷孩子本身。不止是小孩,我相信很多成年人也一樣,面對困難最難過的不是挫折,而是無助與無望,如果能夠給予他們希望時,難過的感覺就會相對佔少一點。

問:你認為在香港當社工的挑戰是?
答:坦白的覺得香港對社工的要求很多,但又覺得出奇地少人理解社工工作,他們會覺得你平時都係同人傾下計,玩下,更甚會聽到有人問:「咁你係咪義工?」,試過最誇張是有人問我工作是什麼,我答他社工,結果他嬲了我,說為什麼我不坦白告訴他我的職業,社工明明就是沒有收入!內心反了個白眼。一方面我們好像可有可無,但另一方面我地又會忽然重要,好似在學校,有學生情緒失控,找社工;有小朋友鬧交,找社工;唔開心,找社工;而且我們什麼技能也好像要懂,帶活動要多元化,要配合潮流,加上香港很多時候都是一個追求結果的地方,不論是活動還是面談,很多時都希望社工去解決問題或教授知識,最重要係快!其實我們工作不是解決問題,很多時候,服務對象連自己問題也不知,為什麼要說他們有問題?其實一直都是他們的需要未被滿足,我們去理解這些需要,帶他們去認識自己,很多時候他們自己就能自己走出來。所以如果要說最大的挑戰,也許是時間吧!

問: 你當社工的最大理想/理念是?想改善到什麼社會問題?
答:我想對我來說,我不是期望孩子的行為是因為社工而修正,我期望的是孩子可以藉著社工滿足或發現他內心的需要從而改善行為。一直從事幼兒工作,其實也沒有很大抱負,我只希望自己可以保護兒童使他們可以快樂地成長,這是最基本的權利。

問:當社工需要具備什麼不為人知的條件?
答:哈,倒沒想過。對人的敏銳?包容與接納?反而想起前幾天出活動,剛巧帶住幾位快畢業的社工學生出活動,我為了慳時間找的士,拎左活動物資行返中心,我見學生好像有點攰,就拎起她的物資讓自己拎,結果我自己一個拎了三四袋,我聽到她在背後說:「嘩,你好大力呀!我地之後係咪都要變成咁?」我心中暗笑,係架,很多時候都要自己親力親為去做。

#90後, 社工, 青年 #HKESE Peop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