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僱主貼士】為什麼僱主都應該考慮推行在家工作

假如你的老闆還是躊躇不決,給她看看以下由著名經濟教授Nicholas Bloom所提供的一個有力案例。

快假想一個人在家工作,假如你的想像裡有一個穿著睡衣的人看電腦視頻,那你並不孤單。史丹福大學經濟教授Nicholas Bloom表示:「很多人都假定在家工作的人都在家悠閒度日。」

然而Bloom認為在家工作比追看Netflix劇集更繁忙。美國全國經濟研究所的其中一名管理教授曾經受聘在家工作,他認為這種工作模式越來越普遍。雖然在美國在家工作的勞動人口只佔百分之2.4,但數量在過去30年增長了兩倍。布魯娒表示:「在美國1.5億總勞動人口中,大概有360萬人在家工作。」不過在不少發展中國家,由於數碼技術和網絡的發展同時遇上城市擁擠和租金高企的問題,有百分之10至百分之20的全職僱員在部分時間遠端工作。

他翻查到不多有關在家工作而態度中立的研究。Bloom說:「我察覺到所有發表文章從一開始都支持推行在家工作,並提供相對的指引。相反地,反對的人都選擇沉默。」另一方面,這議題並不容易切入研究。他解釋:「要研究這議題必須密切監察,並需要足夠的參與者擔當實驗組和控制組。此外,參與者需長時間進行實驗。」研究人員必須找一間願意配合監測員工的公司。

慶幸的是Bloom認識擁有關鍵特質的人。 他的經濟研究班同學James Liang是中國最大旅行網站攜程Ctrip的行政總監和創立人之一,期下擁有1萬6千名員工。Bloom說:「有一天我和James無意聊起,他提到有意讓上海員工嘗試在家工作。」由於在中國大城市租用辦公室的費用高昂,這大大增加了公司的開支。此外,員工因為無法支付城中昂貴的房租,不得不忍受遙遠崎嶇的上班路程。然而沒有確實的資訊,公司暫不考慮大幅度轉變遠端工作政策。

Bloom和Liang設計了一個隨機試驗以測試遠端工作。有至少500名電話中心的員工自願參與試驗,而約半數符合研究條件,包括家中必須有一個獨立房間工作,在攜程工作達6個月以上及擁有良好的網絡。他們分配生日日期是雙數的員工每周在家工作四天,並將生日日期是單數的員工留在辦公室擔當控制組。

員工能否抵受家中三大誘惑—床、電視和食物呢?由於電話中心的員工是公司中最年輕的一群,經理們擔心他們一旦沒有人監督便有機會工作散漫。這項研究持續九個月,而Bloom推測試驗在利與害之間取得平衡。

攜程的管理層和Bloom都對試驗的結果感到震驚。Bloom表示:「雖然我們早知道這會發生,但真的難以置信攜程在這項試驗中就每位員工節省了1900元的支出。不過最教人震驚的是在家工作的員工都沒有工作散漫,甚至還比在辦公室的工作效率提升了百分之13.5。那好比一個員工一天的工作量。」在家工作的員工也匯報較伽的休息時間,並減少了病假及休假的日數。

公司對在家工作的員工支出是辦公室工作員工的一半,使收益大於生產力的比例預期。與研究參與者的訪談中,在家工作的員工也表示對工作的滿意度較高。然而,過半參與者改變了在家工作那孤立無援的原有想法,令攜程管理層倍感意外。對部分參與者來說,在家裡並不孤獨。Bloom表示:「不過有一些與父母同住的員工卻情願回到辦公室工作。」

整體結論顯示准許員工在家工作會令公司收益大於損失。Bloom說:「我建議那些有意嘗試的公司可以從不同方式推行。」他們可以選擇例如在惡劣天氣下或在員工孩子放假的夏季推行有關措施。僱主亦可以就個別員工提供試驗,甚至把在家工作的概念當成升遷的一種。如此措施也可以代替加薪或獎金。假如生產力下降,員工可以選擇回到辦公室工作。

Bloom提出讓員工每周在家工作一至兩天是最理想的做法「你不會想冒險讓員工更多機會在家工作影響團隊的團結力。」時下不同公司都要施展渾身解數聘請並留住優秀員工,而准許在家工作的確能夠更吸引就業。他表示:「以前人民因為要到工廠生產貨品所以在形成了到辦公室五天工作的慣例,但不願改變的公司會驚覺自己越來越處於劣勢。」

本文由作者【Julie Chik】創作刊登於HKESE,如欲轉載請先與我們聯繫
創作者
回應
Blogger / 內容創作者 / 作家大招募
投稿刊登你的文章,成為HKESE 自由作家
HKESE 自由作家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