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 | HKESE

您在這裡

夢想

共有5 個相關工作,目前顯示 1 - 5

重建夢想

如果勇於追夢,是因為時間給予讓步,
那麼職場的新鮮人,應該就連發夢都變得極為奢侈了。

為了應付生活,大部份的都市人都在社會上奔走,
朝九晚七、八時入席,
捲進被窩之前還要處理各種瑣事、麻煩;
父母要教孩子功課,子女要去分擔家務,
就算飾演懶蟲,都只剩下不到兩三小時。

勞碌了一整天,再去拿起夢想,談何容易。
以為時間是夢想的絆腳石,
卻不願承認自己不夠愛它。

夢想是要經營的。那年剛剛踏入社會大學,
六天的跨區工作,並不是一下子就能適應得到。
回到家裡其實已經很疲累,
但是卻沒有一刻放棄過寫作。

只要喜歡,才會堅持;
在擠迫的車箱裡,等待交通燈的過程中,
不管走到哪裡,都可以用零碎的時間編織心情。
相反早前等待上班,寄生家中的日子,
情願迎合現實、進修外語,都提不起衝勁寫下兩句。
要不是偶然走進 HKESE,觸動了我的神經,
也真的以為自己不會再下筆。

作者: 

每個人心中的馬爾代夫

有句說話:「再不去馬爾代夫,以後就無機會去,海水上升就會陸沉啦!」馬爾代夫是一個島國,為全球海拔最低的國家之一,由大大小小不同的環礁及珊瑚礁島組合而成,大多島嶼都被發展成旅遊觀光地區。擁有極佳的旅遊價值的它,卻被種種預測將會面臨海平面上升所帶來滅頂之災。當然,包括讀者在內,並不希望看見馬爾代夫有這樣悲慘的一天。但是,相比起每個人心中的馬爾代夫,你有沒有想過它都可能會有被消失的一天?

夢想,對你來說是什麼?成為太空人穿梭銀河?建立屬於自己的農場?又或是開咖啡廳賣自己喜愛的飲品美食?追夢過程從來都不容易,沒有一步登天。可是,過程雖然艱難,筆者個人更加認為,堅持追夢的動力比任何過程都重要。由學校畢業至踏入社會工作的你,與那個日思夜想追尋夢想的你,有沒有走得愈來愈遠。在充滿現實主義的香港社會下生活,彷彿身邊很多人都會希望你以賺錢為先,興趣為後。自不然,在工作或學習過程中都會向金錢發展。可是,人生的意義是什麼?雖然擁有金錢,可以為你實現不同的目標,但做人是否一定要這麼現實呢?

關於夢想的一二事

來談談我的夢想。

夢想有別於理想,夢想是童年的幻想,而理想則是美夢經現實磨礪後殘餘的敗將。

從小到大,我都是一個愛做夢的女孩,幻想自己是台上穿著華麗紗裙的翩翩舞者,幻想自己加入紅學會,並能寫出一部被世人廣為傳頌的名著,幻想自己能在偌大的音樂廳舉行獨奏音樂會,當然要穿上夢寐以求的鮮紅色長裙,彈奏最愛的拉赫曼尼諾夫。

活在臆想中,很快活也很痛苦。

“我發現我除了天才的夢之外一無所有”,張愛玲曾寫過。我們又何嘗不是呢。每一個人懷揣著自己的夢想來到這個世界,生命賦予我們圓夢的機會,但生活卻一層一層剝掉我們圓夢的慾望。為了一口飯、一片瓦勞碌此生,到最後,就真的忘記了,我們來時的路。

我還年輕,生活的潮水還未將我淹沒。我想趁著我還記得做夢的時候,把它們變成現實,哪怕只是五分之一的相似。人們常說,老人的心裡住著一個孩子。那麼,到我垂暮之時,當我再想起童年的每一個幻想,都能欣慰地告訴自己,曾經二十歲的我,是離它們多麼的近。

一直以來都喜歡用文字記錄生活中的零碎想法和雜念。文字幫助我們整理自己的思緒,讓我們能從中得以反思,並為往後生活的回溯提供憑證。

雖然寫下的並不是結構鮮明辭藻豐富的文章。

只是為了自己。為了童年的作家夢。

作者: 

【Slash唔易做】90後旅遊達人Stella:要學習相信自己!

「如果有另一種方式去工作和維持生計,為什麼要迫自己活在社會的框框裡?」大學時期已十分熱愛旅遊和文字的Stella當過旅遊記者、Blogger、做過大大小小的兼職,儲錢到不同地方遊歷,享受以文字記錄生活。大學畢業後她為滿足家人要求,踏進「朝九晚六」的生活。然而,Stella始終發現自己並不滿足每日局限於相同的環境。為不讓自己後悔,工作一年多後她決心辭職,再次成為Slash,重新出發做自己想做的事。

大學修讀新聞與傳播系的Stella現在是旅遊達人/雜誌總編輯/節目主持/專欄作家/電台嘉賓節目主持,每一個身分她也十分喜歡和享受。雖然Slash看似比全職工作自由,但Stella坦言要成為Slash,時間管理和學懂排優先次序尤其重要,「當同時收到三份Freelance工作,也一定要準時交貨給客戶,否則是斷自己米路,所以要嚴格製定時間表和設立目標,並付諸實行。」

作者: 

【夢想系女生】90後全職OL重拾舞台劇夢:能寫一套劇本就死而無憾了!

從第一屆DSE考生,入讀副學士,再升上正式學士,這是一個近年年青人升學的普遍路徑,Winky亦走過這段路,大學畢業後也就跟隨步伐,加入傳統物流公司的人力資源部門,平凡過活,但往後的日子總有一個心底裡的興趣呼喚著她。

Winky在大學時期已經發現自己喜歡自由,曾經到意大利做了4個月交換生,又到過網媒做實習編輯。縱使二十多歲的她嘗試過許多不同經歷,最記得還是中學時期看得一套舞台劇,那劇本感染力震撼,甚至啟發了Winky心想:「人生一定要寫一套自己的劇本,那就死而無憾了。」文字創作一直是Winky最熱愛的興趣。
 
在擔任HR正職的時候,實情是無法滿足到Winky永無止境嘅需求,但也心知創作收入不穩,難以單憑此職業養活自己,然而她並沒有放棄理想。最近,因公司拓展新業務,Winky也向公司自薦轉team,從熟悉的HR踏進Digital Marketing,讓她有機會鑽研內容營銷和寫作,她希望從中可以發挖自己更多的可能性。同時,Winky在不同網上平台任自由專欄作家,題材不設限,只想堅持寫作,將社會上的隱形故事和自己對生活的所思所感呈現讀者眼前。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