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夢想

共有10 個相關工作,目前顯示 1 - 10

為何KOL/Youtuber在這時代如此盛行?

對於有使用各類社交媒體,或是會使用YouTube的各位而言,每日瀏覽的各類post或者影片都不乏KOL/Youtuber(以下簡稱KOL)的出現。而KOL沒有年齡限制,只要有知名度即可接到給類型的業配以及曝光率,有中學生直到40或者更大,均能成為KOL,而KOL通常都是擁有美麗臉龐或者曼妙身材的女性,或者英俊的男性。他們有的是創作人,rapper、填詞人等等,也可能是運動教練或是美妝blogger。對於現時隨處可見的KOL,大家又曾否思考為何這麼多人渴望成為KOL呢?

【給文憑試考生】只要敢飛,就能飛

適逢考文憑試的期間,又是一個談夢想、談未來的日子。

「你將來想做咩?」這句話,也許是考生們最常聽見的。曾經,在應考文憑試前,我也有不少親友們問我將來想做的工作、想讀的學校是什麼,然後跟我高談闊論,大談夢想與現實,不外乎考上好大學,找份好工作。道理人人都懂,但每個人的認知、感受不同,人生道路也自然有所不同。我自知自己的長處,我並不是讀書的材料,但幸好我找到了屬於自己的方向。自己的人生、夢想,別人又怎會理解、明白,亦豈容得別人三兩句就能改變的?我知道,我的夢想不在這裏。人各有志,即便我當下對將來有任何想法,也無意說出,只是輕輕帶過,以免他人的說話影響自己的想法、以及心理狀況。

當年考試的結果當然跟我想的一樣,我並沒有考上什麼好大學,但我沒有覺得氣餒、傷心、後悔。親友們無一不認為我的人生完了,只有兩條路可以選擇:一是讀書不成,就去工作吧,當你找到低薪工作的時候就會後悔當初為何不好好讀書。二是趁現在還年輕,努力讀書,重新考回好大學。當然,我兩條路也沒有選,也沒有很有志氣、一鳴驚人的走去創業。最後,我算是選擇了讀書的路吧,我修讀了將來對我工作有利的課程。當時,我眼前只有一個目標,修讀完課程,我就去找相關的工作。我始終相信,讀書、考大學不是一切,重要的是擁有自己的夢想、找到人生的意義,走上屬於自己的道路。

我的志願:當一名香港電影從業員

今天很想在此分享一個故事,長文慎入。

最近認識了一位朋友,我們素未謀面,但有一直留意他Facebook動態,雖然不熟,但從他的字裡行間能感受到他是一位有夢想、樂於助人的年輕人。最近他貼文招募外賣員,一邊失業一邊在等電影業復甦的我想賺些外快補貼日常洗費,於是我加入了他的外賣團隊,滿心期待地投入第一天的外賣工作。今天我一早便到了店鋪附近Standby,也順道走一走附近的街道好讓自己熟習一下環境,可是另一邊廂,電話久久也沒有響起,隨之過了半小時.....一小時......我再回到店鋪附近,看看什麼情況。

我看到店鋪門前寥寥可數的幾位客人進店,同時我看到這位年輕朋友戴著口罩和手套,在店鋪門前踱步,時而抬頭望天,時而低頭望地,看著他唏噓的背影,好像看到最內心深處的自己,忽然一陣心酸,最後我決定到街上逛逛,緩緩心情便回家去。

我是一名小小的香港電影從業員,小時候的我沒有目標,讀書成續也不好,經常徘徊要留班的邊緣,性格內向對自己也沒有信心,中四那年我遇到一位啟蒙老師-教中文科的蔡SIR。

工作邱比特(一):從三個「不」中認識自己

還記得兒時的夢想嗎?現在呢?你想做什麼?

「從前想做一名...依加...我不知道。」

常言道,做人如果無夢想,同條鹹魚有咩分別呀?人,沒有夢想,挺可怕的。每日無所事事,悶悶的又一天。有點像現在的我,雖然放假,基於疫情關係,整天留在家中hea。

「我唔知自己嘅夢想,你估我想㗎?」

不如打個比喻,你有喜歡的人嗎?

「我不知道。」

「我單身,你估我想㗎?」

曾聽說,每個人平均每天要做70次選擇,對於選擇困難症的人應該難上加難。想做到立即抉擇,減少選擇,認識自己,其實可以從「不」開始。

1. 不認識

無論人或事物,不認識的,都可能會有好奇心去尋根究底。聽到別人說男神女神,可能會八卦一下其芳容,有圖有真相嘛!其實對不認識的工作或充滿神秘感的詞彙,也可以探一下究竟,例如:全球筍工、Slasher、KOL、政府工AO/EO、電競職業選手等,現今科技發達,隨手Google,分分鐘令你大開眼界,找到你想做的工作。

致 自由作家的一封信

創作路上如果只有自己的話太寂寞,所以好需要有花火去擦亮生命,而每位作者就是當中璀璨的火花,隨時隨地激發彼此沉睡了的思維。

小青蛙喜歡看到這片青草地百花齊放,透過同路人的分享,告訴自己並不孤單;因著不同人的見證,發掘未知的可能性。看到新鄰居不斷加入,老朋友一直維繫,心裡面其實真的很感動。我相信喜歡創作的人內心都有一份童真,儘管曾經被現實打敗過,迫於無奈要戴上社會的面具,但是我們都希望有一天能夠脫去這層保護衣,返璞歸真。

被工作壓榨了時間,為生活而奔波勞碌,我們都累了,不想在寂寞中加班,如果可以的話,好想可以安躺在青草地上,有微風祝福,被陽光擁抱著,還好寫作把我們帶到同一個郊野,為靈魂重新注入養分。特別今天外面的空氣好像都變得有害,放假也不能以消遣來洗刷苦惱,唯一透過無線網絡,可以無懼地域阻隔,在看不見盡頭的列隊,或至人煙稀少的車廂中,將哽在喉嚨的話說出來,亦把壓抑的情緒毫無遮掩地釋放出來。

我們都渴望被認同,小青蛙也不會例外。假如當初的《重建夢想》沒有被刊出,大概我會堅持不住寫作夢。我們不會是最完美的,看到其他作者的水準高於自己,才會更想提升層次、打破局限。其實創作本來就沒有任何形式限制,好像新詩的出現,就是不受傳統綁縛,以自由形式呈現出內心最真實的想法,只是制度卻從小把我們封閉起來,叫大家一起跟著社會的節奏走。

重建夢想

如果勇於追夢,是因為時間給予讓步,
那麼職場的新鮮人,應該就連發夢都變得極為奢侈了。

為了應付生活,大部份的都市人都在社會上奔走,
朝九晚七、八時入席,
捲進被窩之前還要處理各種瑣事、麻煩;
父母要教孩子功課,子女要去分擔家務,
就算飾演懶蟲,都只剩下不到兩三小時。

勞碌了一整天,再去拿起夢想,談何容易。
以為時間是夢想的絆腳石,
卻不願承認自己不夠愛它。

夢想是要經營的。那年剛剛踏入社會大學,
六天的跨區工作,並不是一下子就能適應得到。
回到家裡其實已經很疲累,
但是卻沒有一刻放棄過寫作。

只要喜歡,才會堅持;
在擠迫的車箱裡,等待交通燈的過程中,
不管走到哪裡,都可以用零碎的時間編織心情。
相反早前等待上班,寄生家中的日子,
情願迎合現實、進修外語,都提不起衝勁寫下兩句。
要不是偶然走進 HKESE,觸動了我的神經,
也真的以為自己不會再下筆。

每個人心中的馬爾代夫

有句說話:「再不去馬爾代夫,以後就無機會去,海水上升就會陸沉啦!」馬爾代夫是一個島國,為全球海拔最低的國家之一,由大大小小不同的環礁及珊瑚礁島組合而成,大多島嶼都被發展成旅遊觀光地區。擁有極佳的旅遊價值的它,卻被種種預測將會面臨海平面上升所帶來滅頂之災。當然,包括讀者在內,並不希望看見馬爾代夫有這樣悲慘的一天。但是,相比起每個人心中的馬爾代夫,你有沒有想過它都可能會有被消失的一天?

夢想,對你來說是什麼?成為太空人穿梭銀河?建立屬於自己的農場?又或是開咖啡廳賣自己喜愛的飲品美食?追夢過程從來都不容易,沒有一步登天。可是,過程雖然艱難,筆者個人更加認為,堅持追夢的動力比任何過程都重要。由學校畢業至踏入社會工作的你,與那個日思夜想追尋夢想的你,有沒有走得愈來愈遠。在充滿現實主義的香港社會下生活,彷彿身邊很多人都會希望你以賺錢為先,興趣為後。自不然,在工作或學習過程中都會向金錢發展。可是,人生的意義是什麼?雖然擁有金錢,可以為你實現不同的目標,但做人是否一定要這麼現實呢?

關於夢想的一二事

來談談我的夢想。

夢想有別於理想,夢想是童年的幻想,而理想則是美夢經現實磨礪後殘餘的敗將。

從小到大,我都是一個愛做夢的女孩,幻想自己是台上穿著華麗紗裙的翩翩舞者,幻想自己加入紅學會,並能寫出一部被世人廣為傳頌的名著,幻想自己能在偌大的音樂廳舉行獨奏音樂會,當然要穿上夢寐以求的鮮紅色長裙,彈奏最愛的拉赫曼尼諾夫。

活在臆想中,很快活也很痛苦。

“我發現我除了天才的夢之外一無所有”,張愛玲曾寫過。我們又何嘗不是呢。每一個人懷揣著自己的夢想來到這個世界,生命賦予我們圓夢的機會,但生活卻一層一層剝掉我們圓夢的慾望。為了一口飯、一片瓦勞碌此生,到最後,就真的忘記了,我們來時的路。

我還年輕,生活的潮水還未將我淹沒。我想趁著我還記得做夢的時候,把它們變成現實,哪怕只是五分之一的相似。人們常說,老人的心裡住著一個孩子。那麼,到我垂暮之時,當我再想起童年的每一個幻想,都能欣慰地告訴自己,曾經二十歲的我,是離它們多麼的近。

一直以來都喜歡用文字記錄生活中的零碎想法和雜念。文字幫助我們整理自己的思緒,讓我們能從中得以反思,並為往後生活的回溯提供憑證。

雖然寫下的並不是結構鮮明辭藻豐富的文章。

只是為了自己。為了童年的作家夢。

【Slash唔易做】90後旅遊達人Stella:要學習相信自己!

「如果有另一種方式去工作和維持生計,為什麼要迫自己活在社會的框框裡?」大學時期已十分熱愛旅遊和文字的Stella當過旅遊記者、Blogger、做過大大小小的兼職,儲錢到不同地方遊歷,享受以文字記錄生活。大學畢業後她為滿足家人要求,踏進「朝九晚六」的生活。然而,Stella始終發現自己並不滿足每日局限於相同的環境。為不讓自己後悔,工作一年多後她決心辭職,再次成為Slash,重新出發做自己想做的事。

大學修讀新聞與傳播系的Stella現在是旅遊達人/雜誌總編輯/節目主持/專欄作家/電台嘉賓節目主持,每一個身分她也十分喜歡和享受。雖然Slash看似比全職工作自由,但Stella坦言要成為Slash,時間管理和學懂排優先次序尤其重要,「當同時收到三份Freelance工作,也一定要準時交貨給客戶,否則是斷自己米路,所以要嚴格製定時間表和設立目標,並付諸實行。」

【夢想系女生】90後全職OL重拾舞台劇夢:能寫一套劇本就死而無憾了!

從第一屆DSE考生,入讀副學士,再升上正式學士,這是一個近年年青人升學的普遍路徑,Winky亦走過這段路,大學畢業後也就跟隨步伐,加入傳統物流公司的人力資源部門,平凡過活,但往後的日子總有一個心底裡的興趣呼喚著她。

Winky在大學時期已經發現自己喜歡自由,曾經到意大利做了4個月交換生,又到過網媒做實習編輯。縱使二十多歲的她嘗試過許多不同經歷,最記得還是中學時期看得一套舞台劇,那劇本感染力震撼,甚至啟發了Winky心想:「人生一定要寫一套自己的劇本,那就死而無憾了。」文字創作一直是Winky最熱愛的興趣。
 
在擔任HR正職的時候,實情是無法滿足到Winky永無止境嘅需求,但也心知創作收入不穩,難以單憑此職業養活自己,然而她並沒有放棄理想。最近,因公司拓展新業務,Winky也向公司自薦轉team,從熟悉的HR踏進Digital Marketing,讓她有機會鑽研內容營銷和寫作,她希望從中可以發挖自己更多的可能性。同時,Winky在不同網上平台任自由專欄作家,題材不設限,只想堅持寫作,將社會上的隱形故事和自己對生活的所思所感呈現讀者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