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共有2 個相關工作,目前顯示 1 - 2

在直播中重遇舊日同學

早幾日的晚上,屯門有人再次發起包圍警察位於建生附近的大興行動基地,事緣是稍早時間屯門區內彌漫住令人刺鼻難聞的氣味,一眾居民受到牽連,痛苦難堪,懷疑是從警署內釋出。遂有人發起活動希望得到警方對是次事件的回應。
 
一開始我沒有太仔細觀看直播內容,示威者與警察一直保持住一段距離對峙,雙方都沒有任何特別的舉動,除了對罵之外。於是我把眼光移離直播畫面,相隔了不知道多少分鐘,突然看到防暴警員開始進行驅散行動,場面頓時變得混亂,尖叫聲、喝罵聲此起彼落,伴隨住警察與示威者追逐的場景,氣氛非常緊張。
 
畫面突然一轉,看見數名防暴警員將一名男子按倒在地,記者立刻上前詢問其名字,隱若間聽到熟悉的聲音,心中突然驚醒,再細看直播裡的人的面容,心知不妙,我不敢相信竟然以這種方式重遇自己舊日的中學同學,我立刻詢問朋友,希望嘗試尋找任何方法能幫助他受到應有的公平對待。
 
以這種方式重遇昔日同窗,實在不是我想像之中,可能只有現在這段期間才會發生,我不知道到底是可悲還是可笑,可幸的是即使多年沒相見,朋友在遇到危難時,我們仍會伸出援手,也是一種友誼的見證。最後經記者統計,當晚有大約70名被捕人士。

擦得去嗎?凡走過總會留下痕跡

秋意濃,下班總愛避開摩肩擦踵的地下鐵,坐上巴士佔據一個靠窗的位置,看著窗外一幀幀倒退的風景。大概這就是一天中最放鬆的時刻。在走到巴士站的路途上,一張張社運的文宣映入眼簾,提示著大家週末有什麼示威活動,「和理shop」、「地區大遊行」,像有把聲音在你耳邊縈繞:要堅持。感受著陣陣秋意,登上巴士,窗外的風景好像總有些與以前說不出的分別,那種差別是一種形而上的氛圍,是一種前所未有的感覺。眼前景物依舊,有一些重新髹過的天橋牆壁、隧道,總滲透著一些故事的痕跡。
 
曾聽過一句話,「凡走過總會留下痕跡」,在生命的漫漫長路中,我們常常希望抹走一些傷痕,當有市民撕去,甚至放火毀掉連儂牆的文宣時,或許是想抹掉社會撕裂的傷痕,或許是希望抹掉曾切切實實發生過的荒誕事;當清潔工忙著清理街道上的貼紙及塗鴉時,同時嘗試用力地抹去一些意願和希望。但我說啊,表面上拚命修補,就真的可能回到最初了嗎?在走過生命的低谷中,我們常常自欺欺人,以為無表面傷痕就等於傷口癒合。雖常說香港人善忘,但心底裡的一些足跡,永遠都忘不掉。你可以說忘不了是一件可怕的事,但這些歷史及經驗會化作養份,孕育著你的成長,在下一次機會來臨時帶來希望和進步。
 
下車了,回到熟悉的青衣城,有街坊組織舉辦放映會,我們相視而笑,有些事,我們總忘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