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ESE People | HKESE

您在這裡

HKESE People

共有16 個相關工作,目前顯示 1 - 16

【亦波友亦戰友】公屋長大三小子泰國旅行變開代購,僅用兩年衝出小區,棄人工訓身喺旺區商廈開分店

三位港男十年前因為在大埔公屋球場打波認識,從籃球波友變好兄弟,數年前相約到泰國旅遊,發現泰國產品在港的商機,開展代購生意。

當初三人只是在區內組成社區團購,想不到就由一個Whatsapp Group,開業初期僅接獲50至60張訂單,發展成為現在的兩間門市,還有批發生意。

「大家都很喜歡泰國,之前又做過巿場調查,本港有規模專做泰國代購生意的門巿少於五間,有見巿場潛力大,於是2016年初開展網上生意。」朱昇說。

為捱上旺區工廈 願不受薪創業

在大埔開業兩年,分別在寶湖花園設總店,昌運中心設分店,雖然主要街坊生意,但偶爾也有區外客人因尋找泰國產品而跨區購買,Asok Thai三位創辦人抓緊機會,半年前開始籌備拓展至大埔區外。兩年時間不多不少,但對於香港零售業而言,租金及人工成本始終是詬病,三男直言:「只想實行,想不了太多,唯有還原基本步,自己不領工資。」最終,硬著頭皮於觀塘工廈租了約600呎的店鋪,開始生意的新階段。

作者: 

【夢想系女生】90後全職OL重拾舞台劇夢:能寫一套劇本就死而無憾了!

從第一屆DSE考生,入讀副學士,再升上正式學士,這是一個近年年青人升學的普遍路徑,Winky亦走過這段路,大學畢業後也就跟隨步伐,加入傳統物流公司的人力資源部門,平凡過活,但往後的日子總有一個心底裡的興趣呼喚著她。

Winky在大學時期已經發現自己喜歡自由,曾經到意大利做了4個月交換生,又到過網媒做實習編輯。縱使二十多歲的她嘗試過許多不同經歷,最記得還是中學時期看得一套舞台劇,那劇本感染力震撼,甚至啟發了Winky心想:「人生一定要寫一套自己的劇本,那就死而無憾了。」文字創作一直是Winky最熱愛的興趣。
 
在擔任HR正職的時候,實情是無法滿足到Winky永無止境嘅需求,但也心知創作收入不穩,難以單憑此職業養活自己,然而她並沒有放棄理想。最近,因公司拓展新業務,Winky也向公司自薦轉team,從熟悉的HR踏進Digital Marketing,讓她有機會鑽研內容營銷和寫作,她希望從中可以發挖自己更多的可能性。同時,Winky在不同網上平台任自由專欄作家,題材不設限,只想堅持寫作,將社會上的隱形故事和自己對生活的所思所感呈現讀者眼前。

作者: 

【工作假期出書】女設計師出版歐洲旅圖:旅行送手信,不如分享經歷

對香港人來說,Working Holiday一詞,並不陌生,但一般人會想到工作假期就是半工半玩,一趟洗滌心靈的旅程,室內設計師Hilda Lo五年前前往歐洲工作假期,與別不同的是,她將旅程中所見所聞,以畫筆和文字紀錄,與香港人分享那一年多的經歷,出版成書,名為「歐洲旅圖 - 浪女·打工背包遊」。

Hilda讀設計系出身,大學的一次倫敦遊學團,導師讓Hilda製作旅行日記,包括寫實畫和簡單文字紀錄。本身已有每天寫日記習慣,Hilda自此旅行日記便變成為她的慣常做法,當她去歐洲工作假期時一共畫了三本日記帶回港,並不時與人分享。在導師和朋友的鼓勵下,她將日記重整成書出版,造就她成為今天的歐遊專欄作家和設計師Slashie。

香港人缺乏的是時間和休息,工作很有效率但也是太有效率了,歐洲人工作一會兒會停下喝杯咖啡,再一會兒會享受下午茶,然後就是下班和家人相聚的時間。Hilda感嘆:「如果每次去旅行只是食玩訓,個人會覺得有些浪費,好像沒什麼特別內容。」

作者: 

【網店智能管家】IT男睇好電商 「掌」上APP幫近五萬老板管理網店

「掌櫃」、「經理」、「推廣營銷」、「客戶服務」、「品牌建立」、「入貨」、「物流」、「行政」…一間零售舖不可或缺的,是處理帳目和行政工作的總管職位,時至今日,興起One Man Band網店,不再細分職務,在一打十的情況下,IT男創「Boutir掌舖」APP,幫輕網店店主處理網上交易。

 

讀Computer Science出身的Eric Ng,早在2013年參加Angel Hack比賽,僅僅用了24小時從度橋到製作出「Boutir掌舖」APP雛形概念,提供一個平台讓店主用手機經營網上零售生意,贏得該比賽冠軍後,正式開展這門生意。直至今年,累積4萬7千多名來自香港及亞洲其他地區的活躍用家,剛剛過去的年宵更嘗試以「無人店」擺檔,支持特色創業團隊在年宵宣傳產品,當中包括IG人氣商店Canteen.hk。

【鍾意就畫】19歲男畫出本地共鳴成網紅

如果問大家香港新一代的集體回憶,你會覺得是什麼?或許這次人物故事的主角就能夠解答。

 

19歲正就讀香港中文大學計算機科學(Computer Science)學系的鄧梓俊(Steven Tang),是近期在網上火紅的網絡畫家,全靠仿真度極高的「譚仔雲南米線」一炮而紅,作品更有多幅名人肖像畫,包括「Ming仔」「黃子華」及「陳柏宇」等人,全部都是90後 00後的時代偶像。

Steven從小熱愛畫畫,但兒時並未有在這方面發展,只是中學上課時偶爾感到沈悶就在書本上畫上一些「無聊畫」,例如中文課教到李白的詩,他就會在書本上用有趣的方式畫詩歌中的風景。

 

【及時行樂】MMA教練同是表演王:都係因為貪玩

正職為 MMA 教練的李浩鋒(Fung),同時身兼小丑、魔術師、腹語師和 Cosplayer 等多個身份。踏上Slashie的路皆因「貪玩」,跟很多同路人一樣他抱著一日有36小時的心態工作和生活。

鋒亦表明有些能突顯其努力健身的成果的角色,會被其他妒忌的cosplayer視為賣肉,他卻沒有受一切冷言冷語所阻礙,還堅持當一個追夢者。兒時的Fung讀書不成,家人只當他是頑皮小孩,沒想過將來能成大器,曾經也以「一事無成」形容自己,直到今日他找到發光的舞台,他說:「玩cosplay就像表演一樣得到存在感,小丑只要能引人發笑,就得到滿足感。」

 

作者: 

【從情緒病走出來】唔做設計機械人 自由插畫家想香港人開心啲

 

Bowie 梖怡本身做了8年的全職設計師,她形容當時的自己好似機械人,只是負責將客人的要求輸出,客人會對她說:「趕Deadline,你求其交到貨就OK。」

 

追求美感與完美的她心想:「我心目中想做嘅嘢同香港商業市場不合,一路好掙扎。」當時Bowie的家庭與生活也出現問題,承擔著無比的壓力,因而得到情緒病,抽出一整年的時間到處遊歷淨化心靈,旅行期間認識Henna這門手藝,令她憶起兒時在海洋公園遇見的一位畫Henna南亞裔女士,留給她深刻印象,慢慢就對Henna產生濃厚興趣,成就今日的Henna Artist,以自由工作者身份到各市集、百貨公司和企業活動中擺檔畫Henna。

作者: 

【HKESE Slasher專訪】編劇接大台job同時幫Page上陣做專訪:寫劇本就似偵探遊戲

經常有人說香港電影業毫無出路,是夕陽行業,但仍然有不少年輕人深信電影的魅力,即使要靠兼職維持生活,都繼續在電影路上走。

電影聲音系出身的梁子,曾修讀編劇,現時並沒有穩定全職工作,沒有特定工作地點,是一名自由身工作者,涉獵行業包括編劇學徒,網媒導演及小編,收音師以及時裝售貨員。主要的工作是為新開專頁作人物專訪故事製作,報導特別的香港故事,也有為大型電視台的綜藝節目編寫講稿。

梁子回憶說曾經她也是追求穩定的人,畢業後當上了HK01記者,卻發現十分不適合,短短一個月便離職。當時工作環境局限於Office,而且同組大部份為fresh grad,學習的事物不太廣闊,漸漸意識到自己不能這樣下去,當時的她對自己說:「人生很短青春更短,何解不出去試一試?」於是開展她的Slasher生涯。

作者: 

【曾經250磅OL開Page】肥胖疾病離異是過去:今日嘅我願意企起身同大家講

Katri是一個平凡的90後OL,平凡的職業背後卻暗藏一個不平凡的故事。

 

她曾經四次破200磅,身形龐大,觸發一系列健康危機。

 

(第一次200磅)

發生於小學六年班...

在家族裡, 她是唯一的女孫, 而且年紀排行最小,於是備受寵愛,飲食放蕩,不受控制,所以小學前已開始很肥胖。

到了小學時期,家中每晚都父母都吵吵鬧鬧,曾經試過多次報警,最後父母離異,曾住過幾年中途宿舍,慢慢令她開始變得情緒很暴躁, 更經常和同學打架。Katri當時唯一興趣是吃東西, 最後出現了暴食症。

(第二次200磅)

在2009年,她17歲時, 跟隨爸爸去美國生活,在中學時期很努力減肥,出國時, 大約130磅左右,因去到當地沒有朋友,而且在學校被欺凌,常常因害怕而擴課。每天只在床上不斷地哭, 不停吃快餐,身型一天比一天暴脹

兩年後的她,帶著250磅的身軀回港,連走路也十分困難。

 

(第三次200磅)

作者: 

【斜槓KOL專訪】Marketing人又係文字工作者: 好享受創作內容所帶出嘅無限可能性

平日,Mark是一位不折不扣的Marketing人!在行內工作超過10年,更已達manager grade,但Mark從未放棄自己的Freelance文字工作,除了為興趣之外,Mark形容Marketing人其實每天都要寫字、創造內容,兩項工作其實密不可分!

 

Mark畢業於香港城市大學專業英語傳意學系,Year 3時曾修讀一門關於Copy writing (文案寫作) 的選修課,教學有趣生動、經常搞gag的教授觸發Mark對寫作的興趣,同時發現自己在這方面的天份,於是順勢畢業後第一份工便是負責寫廣告的Copywriter。

10年Freelance文字工作生涯讓Mark經歷很多,接job的種類多不勝數,由廣告slogan、新聞稿、網頁、演講稿、社交媒體post至旅遊blog等,甚至有關男士壯陽產品的廣告都有。Mark不諱言,Freelance文字工作除了可以為自己帶來額外收入之外,也為自己增添了一些多樣性,為自己提供多一個選擇、出路!當然,Mark也要感謝多年來容許自己在工餘時間接job的公司和上司們!

 

作者: 

【斜槓KOL專訪】資深音樂人做Marketer又做埋珠寶設計:斜槓唔一定係年輕人專屬

很多人將「斜槓」配「青年」,但事實上我們眼見越來越多專業及經驗人士成為斜槓份子,今期的Slasher主角Mabel就是一個好例子。

Mabel是從事廣告配樂多年,曾為多個品牌的宣傳片及電視廣告進行配樂工程,2005年她開始以「接Job」形式在家工作,同時為收費版權音樂平台Melodise掌管Marketing,就這樣開展接下來的斜槓生涯。

作者: 

【斜槓KOL專訪】靚女演講家做主持兼賣花茶:唔試過就咩都無!

人稱莎拉Salad的Sarah Lai畢業於香港理工大學語言學系。一門神秘的冷門科目,其實是替人類的說話解碼,包括每句話語的平均字數,肢體語言,甚至話語當中每粒字,都代表著說話者的情緒與個性。

透過研究語言,Salad發揮自己的「思考」腦細胞,同時促使她成為今天的莎拉主播 – 一位集主持、 Marketer和創業家於一身的花系女孩。

【斜槓KOL專訪】Startup工作養成Slasher 做多幾份工有Back Up

Olivia畢業於比較文學系後,第一份工作就仼職start-up公司,當時一腳踢,什麼也要兼顧,自然迫著她學會多種技能,例如數碼營銷、影片製作及設計等,之後她轉行做Digital Marketing,不忍因為份工而犧牲真正的快樂,於是挑選有興趣的範圍進修和接freelance工作,慢慢開始了slasher生涯。

同時,她也重拾學生時期的嗜好-游泳和畫畫,在週未和夜晚作游泳教練及視象紀錄師,工作也成為放鬆心情的好活動,並從教導小孩中獲取成功感。

Olivia認為現時社會環境不停改變,工種也不停改變,以往一生人只打一份工的方式已經過時。要不停學習新事物,一旦行業被淘汰,她還有其他的技能和專業做後備,最核心的還是熱情吧!

作者: 

【斜槓KOL專訪】全職平面設計 兼職無人機拍攝 以720度呈現故事

Hewitt是一名媒體界的Slasher,他有一份全職是多媒體設計,主要是平面與影片的創作。另外創立一間製作公司,主要經營簡樸色彩的平面設計,以及無人機拍攝服務。

眼界只放於一個地方有可能令自己成為井底之蛙,為了證明自己在市場上有一定的價值,因此Hewitt以720度向外發展,令自己進步,成為多樣性的事業人生。

有一次他以製作公司身份接到一個任務,拍攝一套影片。可是與客人爭持不下,進入幾近破裂的狀態。於是他想起,平時正職工作已經多時違背自己的設計原則和風格,便反問自己,為了什麼而走到現在?就是那份志氣與夢想。

作者: 

【斜槓KOL 專訪】90後大學畢業生 搵工隨心不做工作奴隸

作為社會新鮮人,Michael曾在讀書時期大型傳媒機構當實習生,當時的他已經認清自己是「坐不定」的工作狂,於是即使現有正職任運動教練,也不斷接Job,擺脫苦悶的工作人生。

學生時代的Michael主要做一份兼職 (例如:SALES),然後去做其他炒散 (補習+教練+PROMOTER),以換取更多錢同賺取更多工作經驗。

Michael自稱:「人馬座的關係。 我不喜歡只做一份工作,我想體驗更不同的工作,以學習更多。再加上我是一個好動的人,坐OFFICE一日我個人會很不舒服,所以我需要接一些教練的工作或是站著的工作,務求達到有運動的效果!」

作者: 

【Slash無分學歷】碩士炒散:當去working holiday!

展覽推廣員、問卷調查員、酒店傳菜,80後周佩華(Ruth)通通試過,她擁有碩士學歷,不是因為學歷低。「時薪平均約50元,最高試過100元,其實都不算高,但也算是一個渠道嘗試新工種。」Ruth這種職場心態在八十、九十後中很普遍。

Ruth本科讀設計,畢業後打過2年工,在廣告公司當業務經理,後來讀媒體管理碩士。剛剛畢業,想找些兼職,無意中發現了「職到」(Jobdoh)App。短短2、3個月,便透過此平台打過4、5份散工,主要都是餐飲業及展覽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