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ESE People | HKESE

您在這裡

HKESE People

共有10 個相關工作,目前顯示 1 - 10

【及時行樂】MMA教練同是表演王:都係因為貪玩

正職為 MMA 教練的李浩鋒(Fung),同時身兼小丑、魔術師、腹語師和 Cosplayer 等多個身份。踏上Slashie的路皆因「貪玩」,跟很多同路人一樣他抱著一日有36小時的心態工作和生活。

鋒亦表明有些能突顯其努力健身的成果的角色,會被其他妒忌的cosplayer視為賣肉,他卻沒有受一切冷言冷語所阻礙,還堅持當一個追夢者。兒時的Fung讀書不成,家人只當他是頑皮小孩,沒想過將來能成大器,曾經也以「一事無成」形容自己,直到今日他找到發光的舞台,他說:「玩cosplay就像表演一樣得到存在感,小丑只要能引人發笑,就得到滿足感。」

 

作者: 

【從情緒病走出來】唔做設計機械人 自由插畫家想香港人開心啲

 

Bowie 梖怡本身做了8年的全職設計師,她形容當時的自己好似機械人,只是負責將客人的要求輸出,客人會對她說:「趕Deadline,你求其交到貨就OK。」

 

追求美感與完美的她心想:「我心目中想做嘅嘢同香港商業市場不合,一路好掙扎。」當時Bowie的家庭與生活也出現問題,承擔著無比的壓力,因而得到情緒病,抽出一整年的時間到處遊歷淨化心靈,旅行期間認識Henna這門手藝,令她憶起兒時在海洋公園遇見的一位畫Henna南亞裔女士,留給她深刻印象,慢慢就對Henna產生濃厚興趣,成就今日的Henna Artist,以自由工作者身份到各市集、百貨公司和企業活動中擺檔畫Henna。

作者: 

【HKESE Slasher專訪】編劇接大台job同時幫Page上陣做專訪:寫劇本就似偵探遊戲

經常有人說香港電影業毫無出路,是夕陽行業,但仍然有不少年輕人深信電影的魅力,即使要靠兼職維持生活,都繼續在電影路上走。

電影聲音系出身的梁子,曾修讀編劇,現時並沒有穩定全職工作,沒有特定工作地點,是一名自由身工作者,涉獵行業包括編劇學徒,網媒導演及小編,收音師以及時裝售貨員。主要的工作是為新開專頁作人物專訪故事製作,報導特別的香港故事,也有為大型電視台的綜藝節目編寫講稿。

梁子回憶說曾經她也是追求穩定的人,畢業後當上了HK01記者,卻發現十分不適合,短短一個月便離職。當時工作環境局限於Office,而且同組大部份為fresh grad,學習的事物不太廣闊,漸漸意識到自己不能這樣下去,當時的她對自己說:「人生很短青春更短,何解不出去試一試?」於是開展她的Slasher生涯。

作者: 

【曾經250磅OL開Page】肥胖疾病離異是過去:今日嘅我願意企起身同大家講

Katri是一個平凡的90後OL,平凡的職業背後卻暗藏一個不平凡的故事。

 

她曾經四次破200磅,身形龐大,觸發一系列健康危機。

 

(第一次200磅)

發生於小學六年班...

在家族裡, 她是唯一的女孫, 而且年紀排行最小,於是備受寵愛,飲食放蕩,不受控制,所以小學前已開始很肥胖。

到了小學時期,家中每晚都父母都吵吵鬧鬧,曾經試過多次報警,最後父母離異,曾住過幾年中途宿舍,慢慢令她開始變得情緒很暴躁, 更經常和同學打架。Katri當時唯一興趣是吃東西, 最後出現了暴食症。

(第二次200磅)

在2009年,她17歲時, 跟隨爸爸去美國生活,在中學時期很努力減肥,出國時, 大約130磅左右,因去到當地沒有朋友,而且在學校被欺凌,常常因害怕而擴課。每天只在床上不斷地哭, 不停吃快餐,身型一天比一天暴脹

兩年後的她,帶著250磅的身軀回港,連走路也十分困難。

 

(第三次200磅)

作者: 

【斜槓KOL專訪】Marketing人又係文字工作者: 好享受創作內容所帶出嘅無限可能性

平日,Mark是一位不折不扣的Marketing人!在行內工作超過10年,更已達manager grade,但Mark從未放棄自己的Freelance文字工作,除了為興趣之外,Mark形容Marketing人其實每天都要寫字、創造內容,兩項工作其實密不可分!

 

Mark畢業於香港城市大學專業英語傳意學系,Year 3時曾修讀一門關於Copy writing (文案寫作) 的選修課,教學有趣生動、經常搞gag的教授觸發Mark對寫作的興趣,同時發現自己在這方面的天份,於是順勢畢業後第一份工便是負責寫廣告的Copywriter。

10年Freelance文字工作生涯讓Mark經歷很多,接job的種類多不勝數,由廣告slogan、新聞稿、網頁、演講稿、社交媒體post至旅遊blog等,甚至有關男士壯陽產品的廣告都有。Mark不諱言,Freelance文字工作除了可以為自己帶來額外收入之外,也為自己增添了一些多樣性,為自己提供多一個選擇、出路!當然,Mark也要感謝多年來容許自己在工餘時間接job的公司和上司們!

 

作者: 

【斜槓KOL專訪】資深音樂人做Marketer又做埋珠寶設計:斜槓唔一定係年輕人專屬

很多人將「斜槓」配「青年」,但事實上我們眼見越來越多專業及經驗人士成為斜槓份子,今期的Slasher主角Mabel就是一個好例子。

Mabel是從事廣告配樂多年,曾為多個品牌的宣傳片及電視廣告進行配樂工程,2005年她開始以「接Job」形式在家工作,同時為收費版權音樂平台Melodise掌管Marketing,就這樣開展接下來的斜槓生涯。

作者: 

【斜槓KOL專訪】靚女演講家做主持兼賣花茶:唔試過就咩都無!

人稱莎拉Salad的Sarah Lai畢業於香港理工大學語言學系。一門神秘的冷門科目,其實是替人類的說話解碼,包括每句話語的平均字數,肢體語言,甚至話語當中每粒字,都代表著說話者的情緒與個性。

透過研究語言,Salad發揮自己的「思考」腦細胞,同時促使她成為今天的莎拉主播 – 一位集主持、 Marketer和創業家於一身的花系女孩。

【斜槓KOL專訪】Startup工作養成Slasher 做多幾份工有Back Up

Olivia畢業於比較文學系後,第一份工作就仼職start-up公司,當時一腳踢,什麼也要兼顧,自然迫著她學會多種技能,例如數碼營銷、影片製作及設計等,之後她轉行做Digital Marketing,不忍因為份工而犧牲真正的快樂,於是挑選有興趣的範圍進修和接freelance工作,慢慢開始了slasher生涯。

同時,她也重拾學生時期的嗜好-游泳和畫畫,在週未和夜晚作游泳教練及視象紀錄師,工作也成為放鬆心情的好活動,並從教導小孩中獲取成功感。

Olivia認為現時社會環境不停改變,工種也不停改變,以往一生人只打一份工的方式已經過時。要不停學習新事物,一旦行業被淘汰,她還有其他的技能和專業做後備,最核心的還是熱情吧!

作者: 

【斜槓KOL專訪】全職平面設計 兼職無人機拍攝 以720度呈現故事

Hewitt是一名媒體界的Slasher,他有一份全職是多媒體設計,主要是平面與影片的創作。另外創立一間製作公司,主要經營簡樸色彩的平面設計,以及無人機拍攝服務。

眼界只放於一個地方有可能令自己成為井底之蛙,為了證明自己在市場上有一定的價值,因此Hewitt以720度向外發展,令自己進步,成為多樣性的事業人生。

有一次他以製作公司身份接到一個任務,拍攝一套影片。可是與客人爭持不下,進入幾近破裂的狀態。於是他想起,平時正職工作已經多時違背自己的設計原則和風格,便反問自己,為了什麼而走到現在?就是那份志氣與夢想。

作者: 

【斜槓KOL 專訪】90後大學畢業生 搵工隨心不做工作奴隸

作為社會新鮮人,Michael曾在讀書時期大型傳媒機構當實習生,當時的他已經認清自己是「坐不定」的工作狂,於是即使現有正職任運動教練,也不斷接Job,擺脫苦悶的工作人生。

學生時代的Michael主要做一份兼職 (例如:SALES),然後去做其他炒散 (補習+教練+PROMOTER),以換取更多錢同賺取更多工作經驗。

Michael自稱:「人馬座的關係。 我不喜歡只做一份工作,我想體驗更不同的工作,以學習更多。再加上我是一個好動的人,坐OFFICE一日我個人會很不舒服,所以我需要接一些教練的工作或是站著的工作,務求達到有運動的效果!」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