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晨 | HKESE

雨晨

共有24 個相關工作,目前顯示 1 - 20

【Elementary European fashion brands】Four timeless simple European fashion brands you cannot miss out

Japanese or Korean style are recognized as simple wear icons, people therefore may not aware of European fashion may also be an alternative. Here we are specially introducing four European brands promote simple and effortless clothing. No matter you are hanging out with friends or going for a causal business meeting, you can easily match a suitable outfit among their product lines. 

【歐洲簡約入門品牌】四季不能缺的簡約風 編緝私心推介4間歐洲品牌

當提起簡約穿衣風格,大家可能會想到日系或韓系時裝,但未必留意到歐洲也有踏實穩陣的品牌,露出平凡中的不平凡。淡淡的色調配上實在的紋路圖案,甚至品牌會花上細緻的功夫,為簡約衣飾點睛,絕對會帶來輕盈自然的裝扮,不分季節,不論是平凡的上班日,或是充實的週末假期,以下幾個歐洲品牌為你打造「易襯」衣櫥,更顯氣質。

 

【90後社工女真情剖白】老人家笑容激發當社工: 望保護兒童快樂成長,這是基本權利!

當提及「社工」這門職業,大家都認同是需要極度耐心和愛心的,甚至要擔當厭惡性的工作,作為90後的子琪,工作選擇很多,但偏偏落地當託管社工?

問:需要負責那些職責?
答:我主要負責托管工作,每天放學放長假就是我們最忙的時候。接小孩放學、準備晚餐、功課時間、遊戲玩樂,生活最埋身的點滴,沒有驚險,並是最貼身落地的工作。

問:如何踏上當社工的路?
答:其實由小到大對社工都很陌生,從沒想過以社工作為職業。中七畢業後成績不算突出加上英文唔合格,升不上大學,嘗試重讀一年後還是達不到入學的要求,那時想,不如不要讀書,出來工作就算。恰巧當時係大家樂當上兼職收銀,人工不算高,但工時極長,高峰期當年收入等於全職收銀。香港就是這樣變態,我在想其實我這樣捱得,何需屈就在這邊?每天不是給經理鬧就是客人,廚房水吧隨便一個也可以指住我鬧。年少覺得他們都是井底之蛙,我讀書比你們多,靠什麼由你們因為你不如意就鬧我?我也不甘心一天要像他們一樣,於是我知道我要離開,做什麼也好,人工好一點,地位高一點,多一點尊敬就好!

【手作人說故事】女設計師蝸居劃6呎空間做手作:大人都可以有可愛感!

近年手作市集盛行,但不少眉精眼企的香港人會指著說:「這個價錢,我能夠買有名氣的品牌了,為何要買寂寂無名的呢?」

平面設計師Ethina 2015年在網上開立Childhoood手作首飾店,以童話風黏土首飾為賣點,所有出品由Ethina親自一筆一畫製作,以一對兔子耳環為例,由揉形狀、上顏色、上乾油到宣傳產品,Ethina都一腳踢,當攝影師的丈夫就幫忙拍攝製成品。一對耳環售價$200起,但Ethina坦言:「別人可能會認為不值得這個價,但我們並非工廠式出產,每樣成品都需要花上最少2小時製作,每個細節都是人手刻制。如果真的要計算,不只這個價值。」

繪畫平面設計圖對Ethina來說已是熟能生巧,但要由平面設計到製作成立體產品,是一項挑戰。開業的初期,Ethina對於製作首飾的物料和工序,一竅不通,需要花上更多時間心機嘗試,好像解決上乾油後容易黏上塵埃的問題,都困擾她很長一段時間,真是一步一腳印。Ethina由此證明手作人一個大難題是在於產品呈現的過程,是嘔心瀝血之作。

【隔岸與斜槓對話】台灣OL靚女開台講打工仔辛酸:意識到身為僱員的束縛感

大學時期讀夜校,日頭工作,晚上趕去上課,來自台灣的Zoey其實已經有滿多工作經驗,最一開始,她是一間相機公司擔任美編與網頁設計,後來她也相繼在其他公司做過視覺設計、品牌設計等類似的職務。直到大學四年級,她到紐約的吳季剛服裝工作室實習(當時的專業是念服裝設計)回國以後,她卻決定不再繼續往服裝產業發展,反而想要開始進入遠距工作的世界。

而很幸運的,她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間叫做「時刻旅行」的旅遊公司擔任旅遊編輯與企劃,因為與旅遊有關,公司經常需要出差,甚至上山下海,也因為是初創公司的緣故,所以公司風氣很開放,她們一週有一半的時間可以到咖啡廳或在家工作,也讓她開始接觸這樣的工作文化。

後來,她開始在一間韓國的新媒體公司做他們的設計與編輯,因為公司是在韓國且在台灣沒有辦公室,因此她們完全不用到公司,可以自行選擇工作地點與時間,甚至可以到處旅行,這也開始展開她數位遊牧的生活。

美式自由工作似「做生意」

【亦兄弟亦戰友】公屋長大三小子泰國旅行變開代購,僅用兩年衝出小區,棄人工訓身喺觀塘商廈開分店

三位港男相識十年,從籃球波友變好兄弟,數年前相約到泰國旅遊,發現泰國產品在港的商機,開展代購生意。

當初三人只是在區內組成社區團購,想不到就由一個Whatsapp Group,開業初期僅接獲50至60張訂單,發展成為現在的兩間門市,還有批發生意。

「大家都很喜歡泰國,之前又做過巿場調查,本港有規模專做泰國代購生意的門巿少於五間,有見巿場潛力大,於是2016年初開展網上生意。」朱昇說。

為捱上旺區工廈 願不受薪創業

在大埔開業兩年,分別在昌運中心設總店,寶湖花園設分店,雖然主要街坊生意,但偶爾也有區外客人因尋找泰國產品而跨區購買,Asok Thai三位創辦人抓緊機會,半年前開始籌備拓展至大埔區外。兩年時間不多不少,但對於香港零售業而言,租金及人工成本始終是詬病,三男直言:「只想實行,想不了太多,唯有還原基本步,自己不領工資。」最終,硬著頭皮於觀塘工廈租了約600呎的店鋪,開始生意的新階段。

【夢想系女生】90後全職OL重拾舞台劇夢:能寫一套劇本就死而無憾了!

從第一屆DSE考生,入讀副學士,再升上正式學士,這是一個近年年青人升學的普遍路徑,Winky亦走過這段路,大學畢業後也就跟隨步伐,加入傳統物流公司的人力資源部門,平凡過活,但往後的日子總有一個心底裡的興趣呼喚著她。

Winky在大學時期已經發現自己喜歡自由,曾經到意大利做了4個月交換生,又到過網媒做實習編輯。縱使二十多歲的她嘗試過許多不同經歷,最記得還是中學時期看得一套舞台劇,那劇本感染力震撼,甚至啟發了Winky心想:「人生一定要寫一套自己的劇本,那就死而無憾了。」文字創作一直是Winky最熱愛的興趣。
 
在擔任HR正職的時候,實情是無法滿足到Winky永無止境嘅需求,但也心知創作收入不穩,難以單憑此職業養活自己,然而她並沒有放棄理想。最近,因公司拓展新業務,Winky也向公司自薦轉team,從熟悉的HR踏進Digital Marketing,讓她有機會鑽研內容營銷和寫作,她希望從中可以發挖自己更多的可能性。同時,Winky在不同網上平台任自由專欄作家,題材不設限,只想堅持寫作,將社會上的隱形故事和自己對生活的所思所感呈現讀者眼前。

【工作假期出書】女設計師出版歐洲旅圖:旅行送手信,不如分享經歷

對香港人來說,Working Holiday一詞,並不陌生,但一般人會想到工作假期就是半工半玩,一趟洗滌心靈的旅程,室內設計師Hilda Lo五年前前往歐洲工作假期,與別不同的是,她將旅程中所見所聞,以畫筆和文字紀錄,與香港人分享那一年多的經歷,出版成書,名為「歐洲旅圖 - 浪女·打工背包遊」。

Hilda讀設計系出身,大學的一次倫敦遊學團,導師讓Hilda製作旅行日記,包括寫實畫和簡單文字紀錄。本身已有每天寫日記習慣,Hilda自此旅行日記便變成為她的慣常做法,當她去歐洲工作假期時一共畫了三本日記帶回港,並不時與人分享。在導師和朋友的鼓勵下,她將日記重整成書出版,造就她成為今天的歐遊專欄作家和設計師Slashie。

香港人缺乏的是時間和休息,工作很有效率但也是太有效率了,歐洲人工作一會兒會停下喝杯咖啡,再一會兒會享受下午茶,然後就是下班和家人相聚的時間。Hilda感嘆:「如果每次去旅行只是食玩訓,個人會覺得有些浪費,好像沒什麼特別內容。」

【Slash都有唔同族群】你屬於哪一族?

我們大概可以根據不同的工作特性來分類斜槓青年,當中包括SOHO族,MORE族和MO族。

 

SOHO族

是指在家辦公的一類新人。SOHO族(small office/home office)是隨著電腦時代,物質文明,精神文明的提高而出現的。 電腦的出現,一方面加快了社會節奏和生活節奏,社會價值的創造必須跟上電腦的速度,於是一切都加快了腳步,時間似乎總是不夠用。 另一方面,電腦畢竟解放了工作力,使很多工作可以節省時間,促使了"休閒文化"的誕生,工作節奏和生活節奏可以在時間的自由支配下舒緩下來。SOHO族就是享受電腦便利帶來的舒緩節奏的一族。

SOHO族起源于美國20世紀80年代中後期,到80年代末已風靡世界各發達國家和地區。 自90年代初期登陸中國,便迅速在上海,北京,廣州等大城市掀起一股旋風。 世界上目前僅德國就有360萬人以SOHO方式工作。 德國IBM公司有25%的員工在家裡為公司工作。 在美國現在已有3000萬人擁有了家居辦公室。SOHO族的出現標誌著自由職業者一族的興起。

 

MORE族

【及時行樂】MMA教練同是表演王:都係因為貪玩

正職為 MMA 教練的李浩鋒(Fung),同時身兼小丑、魔術師、腹語師和 Cosplayer 等多個身份。踏上Slashie的路皆因「貪玩」,跟很多同路人一樣他抱著一日有36小時的心態工作和生活。

鋒亦表明有些能突顯其努力健身的成果的角色,會被其他妒忌的cosplayer視為賣肉,他卻沒有受一切冷言冷語所阻礙,還堅持當一個追夢者。兒時的Fung讀書不成,家人只當他是頑皮小孩,沒想過將來能成大器,曾經也以「一事無成」形容自己,直到今日他找到發光的舞台,他說:「玩cosplay就像表演一樣得到存在感,小丑只要能引人發笑,就得到滿足感。」

 

【從情緒病走出來】唔做設計機械人 自由插畫家想香港人開心啲

 

Bowie 梖怡本身做了8年的全職設計師,她形容當時的自己好似機械人,只是負責將客人的要求輸出,客人會對她說:「趕Deadline,你求其交到貨就OK。」

 

追求美感與完美的她心想:「我心目中想做嘅嘢同香港商業市場不合,一路好掙扎。」當時Bowie的家庭與生活也出現問題,承擔著無比的壓力,因而得到情緒病,抽出一整年的時間到處遊歷淨化心靈,旅行期間認識Henna這門手藝,令她憶起兒時在海洋公園遇見的一位畫Henna南亞裔女士,留給她深刻印象,慢慢就對Henna產生濃厚興趣,成就今日的Henna Artist,以自由工作者身份到各市集、百貨公司和企業活動中擺檔畫Henna。

【HKESE Slasher專訪】編劇接大台job同時幫Page上陣做專訪:寫劇本就似偵探遊戲

經常有人說香港電影業毫無出路,是夕陽行業,但仍然有不少年輕人深信電影的魅力,即使要靠兼職維持生活,都繼續在電影路上走。

電影聲音系出身的梁子,曾修讀編劇,現時並沒有穩定全職工作,沒有特定工作地點,是一名自由身工作者,涉獵行業包括編劇學徒,網媒導演及小編,收音師以及時裝售貨員。主要的工作是為新開專頁作人物專訪故事製作,報導特別的香港故事,也有為大型電視台的綜藝節目編寫講稿。

梁子回憶說曾經她也是追求穩定的人,畢業後當上了HK01記者,卻發現十分不適合,短短一個月便離職。當時工作環境局限於Office,而且同組大部份為fresh grad,學習的事物不太廣闊,漸漸意識到自己不能這樣下去,當時的她對自己說:「人生很短青春更短,何解不出去試一試?」於是開展她的Slasher生涯。

【曾經250磅OL開Page】肥胖疾病離異是過去:今日嘅我願意企起身同大家講

Katri是一個平凡的90後OL,平凡的職業背後卻暗藏一個不平凡的故事。

 

她曾經四次破200磅,身形龐大,觸發一系列健康危機。

 

(第一次200磅)

發生於小學六年班...

在家族裡, 她是唯一的女孫, 而且年紀排行最小,於是備受寵愛,飲食放蕩,不受控制,所以小學前已開始很肥胖。

到了小學時期,家中每晚都父母都吵吵鬧鬧,曾經試過多次報警,最後父母離異,曾住過幾年中途宿舍,慢慢令她開始變得情緒很暴躁, 更經常和同學打架。Katri當時唯一興趣是吃東西, 最後出現了暴食症。

(第二次200磅)

在2009年,她17歲時, 跟隨爸爸去美國生活,在中學時期很努力減肥,出國時, 大約130磅左右,因去到當地沒有朋友,而且在學校被欺凌,常常因害怕而擴課。每天只在床上不斷地哭, 不停吃快餐,身型一天比一天暴脹

兩年後的她,帶著250磅的身軀回港,連走路也十分困難。

 

(第三次200磅)

【斜槓KOL專訪】Marketing人又係文字工作者: 好享受創作內容所帶出嘅無限可能性

平日,Mark是一位不折不扣的Marketing人!在行內工作超過10年,更已達manager grade,但Mark從未放棄自己的Freelance文字工作,除了為興趣之外,Mark形容Marketing人其實每天都要寫字、創造內容,兩項工作其實密不可分!

 

Mark畢業於香港城市大學專業英語傳意學系,Year 3時曾修讀一門關於Copy writing (文案寫作) 的選修課,教學有趣生動、經常搞gag的教授觸發Mark對寫作的興趣,同時發現自己在這方面的天份,於是順勢畢業後第一份工便是負責寫廣告的Copywriter。

10年Freelance文字工作生涯讓Mark經歷很多,接job的種類多不勝數,由廣告slogan、新聞稿、網頁、演講稿、社交媒體post至旅遊blog等,甚至有關男士壯陽產品的廣告都有。Mark不諱言,Freelance文字工作除了可以為自己帶來額外收入之外,也為自己增添了一些多樣性,為自己提供多一個選擇、出路!當然,Mark也要感謝多年來容許自己在工餘時間接job的公司和上司們!

 

【斜槓KOL專訪】資深音樂人做Marketer又做埋珠寶設計:斜槓唔一定係年輕人專屬

很多人將「斜槓」配「青年」,但事實上我們眼見越來越多專業及經驗人士成為斜槓份子,今期的Slasher主角Mabel就是一個好例子。

Mabel是從事廣告配樂多年,曾為多個品牌的宣傳片及電視廣告進行配樂工程,2005年她開始以「接Job」形式在家工作,同時為收費版權音樂平台Melodise掌管Marketing,就這樣開展接下來的斜槓生涯。

【研究發現】民間智庫MWYO:斜槓模式未必人人合適

一直以來,「斜槓」的發展在港未被普及討論,最近以青年為本的民間智庫MWYO發表了一項關於香港斜槓青年的研究報告。

研究指出這一代的青年重視職業帶來的培訓機會, 要求工作富挑戰性和有意義,嚮往透過靈活的工作安排達至工作與生活平衡。穩定收入和僱主銜頭,反而是其次,有些年輕人甚至不願朝九晚五只效力一名僱主。

【斜槓KOL專訪】Startup工作養成Slasher 做多幾份工有Back Up

Olivia畢業於比較文學系後,第一份工作就仼職start-up公司,當時一腳踢,什麼也要兼顧,自然迫著她學會多種技能,例如數碼營銷、影片製作及設計等,之後她轉行做Digital Marketing,不忍因為份工而犧牲真正的快樂,於是挑選有興趣的範圍進修和接freelance工作,慢慢開始了slasher生涯。

同時,她也重拾學生時期的嗜好-游泳和畫畫,在週未和夜晚作游泳教練及視象紀錄師,工作也成為放鬆心情的好活動,並從教導小孩中獲取成功感。

Olivia認為現時社會環境不停改變,工種也不停改變,以往一生人只打一份工的方式已經過時。要不停學習新事物,一旦行業被淘汰,她還有其他的技能和專業做後備,最核心的還是熱情吧!

【斜槓KOL專訪】全職平面設計 兼職無人機拍攝 以720度呈現故事

Hewitt是一名媒體界的Slasher,他有一份全職是多媒體設計,主要是平面與影片的創作。另外創立一間製作公司,主要經營簡樸色彩的平面設計,以及無人機拍攝服務。

眼界只放於一個地方有可能令自己成為井底之蛙,為了證明自己在市場上有一定的價值,因此Hewitt以720度向外發展,令自己進步,成為多樣性的事業人生。

有一次他以製作公司身份接到一個任務,拍攝一套影片。可是與客人爭持不下,進入幾近破裂的狀態。於是他想起,平時正職工作已經多時違背自己的設計原則和風格,便反問自己,為了什麼而走到現在?就是那份志氣與夢想。

【斜槓KOL 專訪】90後大學畢業生 搵工隨心不做工作奴隸

作為社會新鮮人,Michael曾在讀書時期大型傳媒機構當實習生,當時的他已經認清自己是「坐不定」的工作狂,於是即使現有正職任運動教練,也不斷接Job,擺脫苦悶的工作人生。

學生時代的Michael主要做一份兼職 (例如:SALES),然後去做其他炒散 (補習+教練+PROMOTER),以換取更多錢同賺取更多工作經驗。

Michael自稱:「人馬座的關係。 我不喜歡只做一份工作,我想體驗更不同的工作,以學習更多。再加上我是一個好動的人,坐OFFICE一日我個人會很不舒服,所以我需要接一些教練的工作或是站著的工作,務求達到有運動的效果!」

【生產力提升小工具】Whatsapp俾新聯絡人唔一定要加入聯絡資料?

大家用慣Whatsapp,每逢有一下都會覺得好閉翳,就係當你想直接Whatsapp俾一個非聯絡人,例如一間IG Shop查問貨品,或者一些你完全唔認識,但只要一次性嘅溝通,你都需要先將陌生人加入聯絡人資料先可以Whatsapp進行對話。唔單止繁複,仲令你手機裡面嘅聯絡人資料亂曬龍!HKESE有見及此,製作一個簡單易用小工具:Whatsapp-to-som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