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比 | HKESE

比比

共有9 個相關工作,目前顯示 1 - 9

人心懶足五千年

不知道大家有無在 I 記社交台平搜尋過「兼職」、「現金出糧」等字眼呢?筆者發現一個怪現象, I 記是零舍多打字員招聘廣告,圖片結構是一致性地紅紅綠綠大字大圖,說白點,是很低端的宣傳方法。

是不是騙案大家都心照不宣。應徵步驟都是大同小異,先放下入會費,然後叫你等運到般等Job到,有些更會鼓勵你介紹朋友入會,然後賺介紹費。令筆者好奇的不是他的操作,而是為何此類特殊招聘會長招長有的呢?

筆者大約想了以下原因

一、入行門檻低,只需要曉行曉走曉電腦。

二、不斷灌輸好逸惡勞的價值觀,令人覺得賺錢是很容易。

三、人心無變過。

記得某大電視台曾經播放過一套出越時空的電視劇,有3名從古代來到了現代,其中一名身分是丞相來的。然後劇情很快便去到高潮,講述你3人如何面對現代人職場生態的爾虞我詐,當中丞相說了一句讓我很深刻 — 人心五千年來無變過。

作者: 

腳踏實地的數遊人

請問你現在是甚麼的工作模式呢?

1) 嫁俾政府
即是做政府工,由後生做到老,如無大變動,應是你後生時做咩,到退休都做緊嗰樣嘢,三十年來準時返工準時放工。

2) 嫁俾一個大企業
常見模式為朝九晚五,一星期OT四日。做Fresh Grad時如不是專科,一般是萬三至萬七蚊人工起步,及後根據你累積的工作經驗而人工有起跳。

3) Slash
一個人有多種職業及身分,可以是很多種freelance組合而成,都可以freelance(s) + part-time(s),又可以part-time(s)+part-time(s)。換言之,時間及地點是自己與客戶達成共識的。

4) 數碼遊牧

甚麼是數碼遊牧?其實是上網嗎?是周圍上網的意思嗎?

 

對一半。「數碼」二字的確是指上網,利用科技帶來的方便來工作,只要有wifi的地方,你就可以工作。而「遊牧」是強調無需受工作地點限制,只要符合第一個條件:有wifi,你人身處哪裏不是重點。

 

作者: 

【Slash工作模式】麻瓜的時間器

無論你是不是哈利迷,你都一定聽過妙麗格蘭傑。筆者認為妙麗不但聰明又勤力,更有趣的是妙麗是奉行Slash的工作模式。在系列中的第三集阿茲卡班的逃犯,妙麗為了實現「一人讀全科」的理想,向麥教授借了一個時光器,形狀是一塊金板,裏面有一個沙漏,翻動金板,就可以回到過去,妙麗就是這樣翻金板,從而上回一些過去重壘的課堂,借助時間來「分身」。

而在現實世界中,我們麻瓜就沒有妙麗這樣子幸運了,我們無人能拒絕「時間」 這輛單程火車,我們只能在有限的時間內尋找自己的人生方向,看中那個站就下車,而在特定時間內又要電光火石間決定轉車,如果一決定錯,就會滿盤皆落索。看了上幾代人全職模式的好與壞,新世代像妙麗一樣,不甘再被時間限制自己,在不否定全職工作的價值下,為自己建立多一個選擇。

Slash 就是一種理想與時間兩者衝突下而誕生的工作模式。我們無辦法像妙麗一樣回到過去,但我們有把時間碎片化和把身分多樣化的能力。而之所以是斜桿,不是加號,是暗示我們的限制。在一段時間最多只有一個身分,例如我在星期六日是麵包店師父,在平日晚上是某琴行的音樂老師,我無辦法在同一個時段身在麵包店及琴行,所以我的職業身分是A或者B或是C。

作者: 

今時今日咁既招聘廣告係唔足夠嫁

如果有登過招聘廣告的,都會試過整個申請紀錄其實無人適合,無奈公司趕住要人,你唯有將將就就地揀一兩個人嚟interview。所謂「一步錯,步步錯」,喺緊迫的時間下,你再次將將就就地揀個人,然後那個人返工三個月後(或更短)自覺不合適就辭職了,然後你再次陷入那個惡性循環……

其實你有無諗過那些没有申請的求職者就是你的the one呢?就因為招聘廣告欠點甚麼,令你失去他,他都失去你。而你要扭轉「雙失」的局面,廣告單單是令人印象深刻是不足夠的,要刺激求職者產生「我好似適合呢份工喎」的感覺而click「我要申請」才是穏勝之道。

千古不變的荀工鐵三角:錢多、活少、離家近

求職者自覺適合你的工作有兩大因素支持。一,對所屬行業內情略知一二,知道自己在市場是甚麼定位,揾工時自然用filter過瀘了不適合自己的工作;二,建基於因素一,再加廣告內容吸引,令求職者自覺能勝任你的工作。而如何稱之為「吸引」呢?就是符合好工鐵三角 — 錢多、活少、離家近。

作者: 

【婚姻迷思】結婚是高風險的投資工具?

相信大家都聽過股神巴菲特關於股票投資的心得,但大家有沒有聽過他對於婚姻的看法呢?股神曾說:「結婚是人生最大的投資。」筆者不但認同,更覺得這是一項高風險投資。

常言道,作為一個投資人,良好及正面的心理狀態是十分重要的。因為有健康的心態才能正面地分析每隻股票的背景、現況和前景,才能妥善地評估和管理風險及承受短期波幅,從而長期持有「靚股」,獲利豐收。如果這過程套入婚姻,伴侶就是你相信的「靚股」,婚前拍拖就是分析階段,而人無完人,所以你會在這階段評估風險,並估算這股在未來二十年的「業績表現」。

而為甚麼婚姻是一項高風險投資呢?在投資世界裏,投資工具風險不論高低,回都是可量化的,賺與蝕都有數字反映。可是在婚姻的世界裏就不同說法了,不但高風險,回報更是無形的,除了時間能量化,心機和精神你如何衡量得失呢?即使你婚前觀察伴侶有十年,不等於對方婚後都是你預期中的模樣。而萬一選錯股,表面上是簽字沽出好簡單,實際上是賠上上述一共三樣的無形資產,損失是無法估計的。

作者: 

【窮是什麼感受?】無錢無思維?有錢有思維?

《上流寄生族》主軸是圍繞貧富懸殊,不外乎特寫富人和窮人兩者的生活上的分別,例子都是陳腔濫調的富人住大屋有管家,窮人則住在貧民區地下室之類。網上有些影評覺得電影是想帶出現今社會貧富懸殊的情況。筆者同意的,但認為電影更想帶出錢對思維的影響力。

在電影中,窮人的一方其實不是寄生蟲,他們是有謀生能力的,窮爸爸有令人安心驚駛技術,車子轉彎時裝滿的咖啡都不會瀉下;窮媽媽有一手好廚藝,富媽媽臨時為小兒子舉辦生日會,窮媽媽淡定準備,結果賓客們都大讚好好食;窮哥哥英語能力不俗,能夠為富女兒補習;窮妹妹有平面設計的觸角,雖然用在非法的層面上,例如偽造首爾大學畢業證書,令窮哥哥成功逃過富媽媽的法眼,可以做女兒的補習老師。

雖然這些技能不知道會不會帶來大富大貴,但相信帶來的收入不足以WiFi裝不起,電話費交不起,更不用全家都要做摺薄餅盒的薄酬外快。既然全家人都有一技之長,是甚麼會令到他們要生活在貧窮綫下? 是因為沒人脈關係嘛?

作者: 

【九十後的聲音】社會安全感

在七月某一個星期天,筆者與家人在酒樓飲茶。

不記得本來討論甚麼,提及起筆者當年還學費的窘境。

筆者:當時為了盡早擺脫負資產,我是咬緊牙關的。(最簡單的理財觀念是「收入-負債=資產」,初出茅廬加上沒有父幹當然沒太多資產,但我郤已經負債了,所以就負資產)

我婆婆就理直氣壯地說:多餘!後生洗乜諗資唔資產呢啲嘢嫁!(筆者倒抽一口涼氣)

我媽反擊:咪因爲個社會無安全感囉!所以而家啲後生行咪多好多擔憂囉!

我婆再大聲點:根本就係你地啲後生多嘢諗得濟!所以而家個社會先搞到咁囉!我地嗰時洗乜諗咁多嘢啫!

筆者思維實在太狹窄,本以為兩代人最多是政見不同,想不到連在「錢」這個話題上都是這麼懸殊。想辦法早日走出負資產的惡性循環,竟會被批評是「多嘢諗」,言下之意即是筆者「諗錢都唔啱」。為何如此?個人愚見是家母的論點有關 - 社會安全感。

兩代人最不同的是安全感。我婆那代人對社會有安全感,並相信付出後會有回報,而這都是事實,以我婆為例,沒什麼財務知識,只知「勤力」二字,目前財富都足夠退休。

作者: 

【讀者文摘】讓座論

不知從何時開始,「讓座」成為了我們之間會一個敏感的話題。更不知從何時開始,讓者彷彿頭頂上被賜予光環,不讓者會被標上「人品低劣」的標籤。有時看見一名頭髪花白的老伯伯手持「上方寶杖」走進地鐵車廂,部分本來坐在座位上的乘客似乎都不約而同地聽到警報,爭先恐後地起身引老伯伯的注意,不論嘴上或身體上都表示自己能把座位讓出來,而「被選中者」的精神面貌好像都自滿自己獲得了一個封號。每當看到這些畫面,我都不其然想,其實這些讓座者是真的出於本心?抑或者貪圖站在道德高地上的風景?或只是患上「集體思考症」的患者?

心理學書「烏合之眾」當中有一句說話「人一到群體,智商就嚴重降低,為了獲得認同,個體願意拋棄是非,用智商去換取那份讓人備感安全的歸屬感。」這番說話恰好解釋何謂「集體思考症」。

而在網絡公審的精神壓力下,我們不能排除有部分人在決定是否讓座時是由於傾向讓自己的行為與輿論一致,而放棄客觀思考和獨立思維,即使心中是無「讓座」的本意,但在網絡公審的壓力下,也會順從。

有趣的是,你我都會有機會患上「集體思考症」的,重點是在甚麼事件、甚麼時候「病發」。不得不承認,這個症是與我們同在,更與我們日常生活息息相關。

作者: 

【有感分享】做人有無夢想,都跟鹹魚有分別

相信大家都聽過星爺一句經典對白 — 「做人如果無夢想,那跟鹹魚有甚麼分別?」接觸這句說話的時候你有甚麼感想呢?

曾幾何時,「夢想」這詞給筆者我無形的壓力,因為我真的是一個無夢想的人, 而。在學時期,身邊很多朋友同學都自稱有夢想,例如「我夢想要成為醫生!」

「我夢想要發達!」「我夢想要開一間咖啡店!」每次看見身邊人那麼鏗鏘地說出    自己夢想,我都很羨慕他們那麼早就了解自己,同時我都會反問自己「我的夢想又是甚麼呢?」所以有一段時間﹐我都模仿他人的夢想,別人的路怎樣走,我都跟著走,好讓自己有安全感,安慰自己不是異類。

有一天我忽發奇想,我用 Excel 模擬一下自己的人生,我把自己的可生產力年齡預設到 70 歳,一行代表一年,即一行有 12 格,而整張活頁總共 70 行。我再把

自己的已經過去的時間塗灰,餘下的時間留白,之後我再把 70 年除 3 份。我不但發現時間已為我開始了人生的第二階段,同時驚覺人生確實短得離譜! 一張

A4 紙都佔不滿! 而重點是年齡 70 是我預設自己無病無痛的,如果...,那我的生產力再短一點。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