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很危險 | HKESE

地球很危險

共有1 個相關工作,目前顯示 1 - 1

前垃圾記者自白——香港的傳媒風氣

做記者有光環。不過,因為我太垃圾,不敢戴上光環。

我是沒有讀過新聞理論的前記者。在傳理系副士畢學業,第一份工作是同行中最不屑的娛樂記者,轉工後成為了港聞記者,展開以寫C1的模式來寫A1的生涯。

由於沒有讀過新聞,而且做慣娛樂新聞,所以當時我沒有那種「追求真相」、「唯護正義」的記者熱血。而我的新聞宗旨就是「要夠Juicy」、新聞人物要「夠疊馬」、「夠料起題」。加上,抱着「打份工」心態來當記者,每日以流水作業式來「包故仔」,段段新聞一式一樣。做新聞不外乎是找個案、做街訪、問議員、問專家、看聲明,每個人講幾句,再加少少新聞現場料,就是一段新聞了。港聞和娛樂差不多,只不過問的對象不同,港聞是議員專家市民,娛樂是明星,不過讀者是一樣的,同樣是追求「夠Juicy」的新聞。你想讀者相信甚麼,照單執藥,就夠說服力了。

這種不用思考的做新聞手法,令我能很快速完成一段新聞,上司認為我工作很有效率,但沒有理會新聞是否深入和全面。後來,上司更委派我主力做政治新聞,當時臨近特首選舉,算是委以重任。記得高級記者和採訪主任跟我說,做政治和娛樂差不多,都是很有娛樂性的,只是問議員和明星的分別,得閒同佢哋吹吓水食個飯,打好關係,都是一樣做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