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樓又點】設計師要自由 唔想供樓唔開心


Winncie認為現在雖然收入低但最快樂,如果戶口結餘不是零,她都會繼續揀設計。

在香港做設計,有苦自知,因為「客戶大過天」,設計師根本無SAY。設計師謝詠詩(Winncie)睇通一切後,一年前選擇離開收入穩定的全職設計師工作,轉為自由工作者,人工大減至初入行的水平,但她卻心甘命抵,因為她可以「揀job做」,這種自由及快樂,絕對是用錢也買不到。

二十六歲的Winncie畢業後做過三份全職工作,隨着年資愈長,薪金亦有所增長,只可惜設計往往自主權有限,令她一直想放棄。直至遇上另一有夢想的年輕人,她決定用設計幫助他實現夢想,也讓她重拾設計初衷,「除非食都無得食,唔係我一定揀夢想」。

設計愈來愈廉價

隨手打開一個程式,已經可以點執都得,Winncie坦言,設計在香港社會變得愈來愈廉價,「而家個個識AI、Photoshop,就話自己識設計。」

曾擔任設計公司設計師、品牌內部設計師和排版設計師,Winncie的薪金節節上升,但生活卻愈提不起勁,「做嘅所有嘢都會畀上司同客人不停改,工作量又多,要不停OT。」當時Winncie有想過,既然不能有所發揮,索性從事排版工作,人工高且不太需要用腦。

直到Winncie在網上留意到一位追夢的素人歌手,她便義務為他設計宣傳品,「我想既然不能燃亮自己,不如燃亮別人!」雖然幫人無錢收,但她從這份工作中,找回設計的意義,更合力成立了一個Youtube平台「靚靚雞」,拍片分享夢想。

 


Winncie找回設計的意義後,合力成立了一個Youtube平台「靚靚雞」,拍片分享夢想。

辛苦咁供幾十年樓,自己又唔開心。」

為了脫離局限的工作環境,Winncie情願人工回到剛入行的起點,也要成為自由工作者,「雖然現在嘅收入同第一份工差不多,但起碼我每日都浸活在自己喜歡的設計上。」

在樓價高企的香港社會,Wnncie認為,超過一半的90後不會奢想買樓問題,自己也不例外,「如果要好辛苦咁供幾十年樓,自己又唔開心,點解唔做更加值得的事呢?」

不過現實總是殘酷,Winncie的同學也擔心她的生計,「他們會認為最好有份全職,就有錢、穩定,完!」縱使不斷被現實打擊,但家人無限的支持和網民的賞識,成為她的動力來源,「雖然我收入唔高,家用都唔係畀好多,但屋企人好支持我,如果我要趕稿,他們就會遷就我的食飯時間。」又有新加坡人透過網上給予她支持,讚賞她所設計的中文字。


Winncie認為設計公司的工作使她失去對設計的熱誠,毅然投身自由工作者行列。

九歲學生︰設計搵唔到食

雖然收入低微,但現在是Winncie最快樂的時刻,「如果銀行戶口結餘不是零,我都會繼續揀設計。」

Winncie現正在為一本兒童書畫插畫,期望更簡單直接使小朋友學會正確的行為和禮貌。不過,Winncie認為香港社會不重視美學,使小朋友只把畫畫和設計當成興趣,極少人認為設計可以成為事業,有人甚至認為設計是低等工作,可由其他人代勞,「曾經有個九歲嘅學生問我點解設計師搵唔到食都有人會做,話佢將來一定唔會做,我好驚訝點解一個小朋友可以講得出咁現實嘅說話。」

沒錯,小朋友正正道出了事實,「有人會問我設計有冇公價,你估做人情咩?又有好多人問完價後,寧願搵banner shop,用template整張卡片,都不願意付多少少錢,設計一張張有個人特色的卡片。」


Winncie期望透過每個設計背後的訊息改變社會,以設計燃亮別人的生命。

#無樓又點, Freelancer, 做Freelancer,我有S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