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事情還不做,你的理由會是什麼

「我以為我征服的是大峽谷,但讓我難以忘懷又忍不住自豪的,是我征服了心裡的那句不可能。」

有些事情還不做,你的理由會是什麼?這大概是這輩子做過最瘋狂的一件事。

連露營也不曾試過的我貿然參加背包五天團,在九十六小時內走了六十公里,從八千多尺的山峰走到一千多尺的河川,背著二十七磅的背包每天六小時六小時的走著。第一天到大峽谷國家公園便出現了高山反應,呼吸困難,身體出現頭暈、嘔吐等症狀,睡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還是隨著大隊開始五日四夜的背包之旅。

我們在負十一度、結了冰霜的岩石附近露營,每個人都穿著五件上衣、三條褲、兩對襪,可是晚上還是冷得睡不著覺。然而在第一天我們便熬著寒冷,拿著相機拍下這漫天銀河,手指都凍成了紫色,但那一刻什麼都值得。接下來的幾天,我們在大峽谷最東的懸崖上做瑜珈、在大峽谷只有零度的河川裡洗澡,在嚴寒下只拿個睡袋放在平地,看著星星睡覺。每天每天都靠著意志力攀高攀低,在最後一天從一千多尺返回八千多尺的山峰時,我們邊走邊流淚,口裡一直告於自己「You can do it!」,可是身體誠實得很。在最後我們只用了八個小時走回山頂,然後我們便作最後一次的敬禮、脫下背包,十一個互不相識的人就只樣抱在一起痛哭,我們不敢相信自己真的成功在大峽谷了走了五天,看到了平常人在山項都感受不到的。在那一刻我才真正明白到什麼是真正的「創造」,才感受到世界之大和人類之渺小。

其中一個隊員說在走完大峽谷後,有種他甚麼都能做到的感覺。嗯,大概有種征服了甚麼的感覺。我以為我征服的是大峽谷,可讓我難以忘懷又忍不住自豪的,是我征服了我心裡的不可能和一切的藉口。

#HKESE 自由作家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