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情緒病走出來】唔做設計機械人 自由插畫家想香港人開心啲

 

Bowie 梖怡本身做了8年的全職設計師,她形容當時的自己好似機械人,只是負責將客人的要求輸出,客人會對她說:「趕Deadline,你求其交到貨就OK。」

 

追求美感與完美的她心想:「我心目中想做嘅嘢同香港商業市場不合,一路好掙扎。」當時Bowie的家庭與生活也出現問題,承擔著無比的壓力,因而得到情緒病,抽出一整年的時間到處遊歷淨化心靈,旅行期間認識Henna這門手藝,令她憶起兒時在海洋公園遇見的一位畫Henna南亞裔女士,留給她深刻印象,慢慢就對Henna產生濃厚興趣,成就今日的Henna Artist,以自由工作者身份到各市集、百貨公司和企業活動中擺檔畫Henna。

「每個Henna圖案都有意思,寓意轉遞祝福和快樂。」Bowie相信符號帶來能量,能散播快樂。

 

除了Henna之外,Bowie更由有情緒病開始,用第一身感覺畫小插畫,希望透過藝術感染香港忙碌一族生活輕鬆點。

 

Bowie以Henna Artist/插畫師/Youtuber的身份出現在不同媒體,分享自身經歷,她深明:「香港人快樂指數很低,缺少了包容,往往忘記了人有無限可能性,可塑性很高。」

 

現在的她,比起當全職設計師,每一幅畫作,每一個設計的圖案,都存在隱藏的價值和意義。

「人生不是到了盡頭, 而是該轉彎了」- Bowie

#I am Slasher, 設計, Designer #HKESE Peop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