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ESE Slasher專訪】編劇接大台job同時幫Page上陣做專訪:寫劇本就似偵探遊戲

經常有人說香港電影業毫無出路,是夕陽行業,但仍然有不少年輕人深信電影的魅力,即使要靠兼職維持生活,都繼續在電影路上走。

電影聲音系出身的梁子,曾修讀編劇,現時並沒有穩定全職工作,沒有特定工作地點,是一名自由身工作者,涉獵行業包括編劇學徒,網媒導演及小編,收音師以及時裝售貨員。主要的工作是為新開專頁作人物專訪故事製作,報導特別的香港故事,也有為大型電視台的綜藝節目編寫講稿。

梁子回憶說曾經她也是追求穩定的人,畢業後當上了HK01記者,卻發現十分不適合,短短一個月便離職。當時工作環境局限於Office,而且同組大部份為fresh grad,學習的事物不太廣闊,漸漸意識到自己不能這樣下去,當時的她對自己說:「人生很短青春更短,何解不出去試一試?」於是開展她的Slasher生涯。

她自豪自己生活得精彩,每天面對不同工作,時間由自己分配,感覺生命自主。而多份工作當中,她最享受做人物訪問,寫劇本,因為劇本裡面的轉折,往往最好玩,她形容就似是在玩偵探推理遊戲般刺激。

當上Slasher,她認為最困難絕對是時間分配問題。有次她需要訪問賣牛肉的攤檔,需要凌晨三點到達現場採訪牛肉佬工作的一刻,但前一晚11點才放工,回家只睡了一小時,唯有硬著頭皮做。但梁子深感訪問的工作令她增廣見聞,認識到不同的人,了解他們的故事,也為自己上了一課。

以電影編劇作為自己的終身夢想,梁子指出電影業裡出現不少Slasher,一個人需要打好幾份工來填補拍劇的「空窗期」才有穩定的收入來源。

梁子認為做Slasher要不怕辛苦,接受每個月收入不同,不要為錢要學會享受。

「很多朋友也以為我時間很多,的確,時間自由,但我很貪心,很想試更多,所以時間也不是很夠。」

戲劇源於生活,梁子的目標是寫出一部感動自己的劇本,「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以此作為鼓勵格言的她,其實每天也在編寫著自己的人物劇本。

#I am Slasher, Freelancer, 編劇, 電影 #HKESE Peop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