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ESE 平台創辦人】我想像中的未來工作模式 (Future of Work)

Photo by Austin Distel on Unsplash

「明明6點收工,工作都已經做好做完,點解要坐到8點等老細走左,我先可以行出辦公室門口?」

剛畢業初出茅廬出社會工作,我對這些老舊的職場文化嗤之以鼻,甚至想改變香港這些奴工文化。

現在回想,在我創辦HKESE 平台之前,原來我心裡早就植根了這個念頭。這後來自然就成為了HKESE 的願景:Make Work-Life Balance Happen。

未來工作模式 (Future of Work)

近日新世界集團公告推行4.5天工作 (包括1天Remote 在家工作),大家一時熱話茶餘飯後討論這種上班制度多麼美好。

先不論這是否公司為打造僱主品牌 (Employer Branding) 的公關宣傳,但我認為有大公司願意開始採用更員工友善的上班模式,是起了一個佷好的帶頭作用。

這是向前踏前一小步,未來的工作模式可能有更多超乎我們所想,而我想像中的未來工作模式,有些元素想跟大家分享。

Work Anywhere Anytime (WFA)

經歷過COVID-19 疫情,我們都已經習慣Work From Home (WFH) 的工作模式,數碼化和互聯網的普及讓工作可以跨越地域限制。會議不一定要面對面,公司不一定要有實體辦公室,外國亦有不少公司已經採用Remote-First 的模式營運。

數碼遊牧 (Digital Nomad)

數碼遊牧,即是一邊周遊列國,一邊於當地遠端工作的工作生活模式。無論你是自由工作者還是受僱者,Remote 遠距工作模式的普及讓數碼遊牧變得更可行。

零工經濟 (Gig Economy)

大家都知道Freelance 自由工作模式,與其說是僱用,更應說是向他方提供服務。在零工經濟下,每個人都是向他人提供服務的一人公司,實際不存在僱傭關係,每個人都可以自由自主安排工作內容。

Work-Life Balance Culture

未來工作模式,有一個必需舉備的元素,就是Work-Life Balance 工作文化。

試想像,現在公司容許你永遠在家工作 (Work From Home),但如果公司欠缺Work-Life Balance 的公司文化,你可能變成被監控工作進度,又或是24小時全日在家候命工作,比在辦公室固定上班更慘。

在各種新工作模式下,我們的工作變得更自由自主,最終是為了滿足我們對於Work-Life Balance 的追求,這個說法你同意嗎?

關於HKESE

HKESE 平台在2017 年由我創辦,Make Work-Life Balance Happen 是我們的願景 (Vision)。我們致力於創造平台,滿足新世代的求職徵才需要,同時推動未來工作模式(Future of Work),讓Work-Life Balance 變得觸手可及。

我們本身亦是一個WFA 的團隊,Remote-First 是我們的既DNA Culture,我們當中亦有熱愛旅遊的數碼遊牧民族,會一邊周遊列國,一邊遠端工作。

本文由作者【瀧澤 Ming】創作刊登於HKESE,如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創作者
・ HKESE 平台創辦人・社群願景官 ・ 80後創業家 (Tech Entrepreneur)・數碼遊牧民族 (Digital Nomad)
回應
Blogger / 內容創作者 / 作家大招募
投稿刊登你的文章,成為HKESE 平台作家
HKESE 自由作家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