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曇》——第二人稱的紅白戀歌

 

 

       紅玫瑰今天結婚了。

 

       妳還是喜愛紅色的打扮,身穿旗袍,塗上鮮紅色的口紅,戴上了玫瑰形狀的髮簪。姣好的身材間帶點成熟、嫵媚的眼神中帶點清純、小鳥依人的行為裏帶點獨立高傲。「白玫瑰你在哪⋯⋯」

 

       白玫瑰今天也結婚了。他還是喜愛白色的打扮,身穿純白西裝,一身雪白。他牽著她的手,步入禮堂,發了誓言。一個擁抱,一個親吻。仍舊那麼爽快,不拖泥帶水。但他今天看似有點恍神。

 

       玫瑰終究找到愛花之人。

 

       即使過了這麼多年,紅玫瑰的熱情仍未減退。妳給白玫瑰寄了請帖,除了時間地點,只留下一句:「白玫瑰還願意來嗎?」妳留下了一個座位,在酒席的中央,更在妳內心深處。妳左顧右盼,怠於招呼親朋好友。紅玫瑰的心思太容易猜透。妳的父母、姊妹、大學同學,一眼看穿妳在等白玫瑰。「他或許不會來了⋯⋯」

 

       紅玫瑰始終不能忘懷,略顯低落。妳垂下頭,玫瑰髮簪鬆脫,掉了下來,卷在一起的頭髮亂了。不要怕,不束髮的妳仍很美。妳連忙撿回髮簪,跑往洗手間整理。鏡子倒映著妳的妝容。今天是玫瑰最美的一天,應該要笑吧?那片薄薄的紅唇只欠微微一笑,但似乎不能如願。

 

       妳記得嗎?白玫瑰曾誇讚妳的笑容。「傾國傾城、沉魚落雁、閉月羞花。」當然,妳知道白玫瑰只想逗妳一笑,但妳卻不禁真的笑了起來。那時白玫瑰偷偷地看妳,一眼、兩眼,直到妳看他,才轉開視線。其實白玫瑰或許也是一個小男孩,與貌美如花的妳相處,甚至感到有點害羞、不知所措。

 

       還有一次,妳不知怎地哭了起來。白玫瑰思前想後,才有勇氣擁妳入懷。哭著哭著,妳便不哭了。只緊緊地抱著他,依偎在他的胸膛。此時此刻,你們花蕊互相貼近,妳便起了染紅他的念頭,一切從而開始。

 

       洗手間內徘徊著紅玫瑰的哭聲,但缺了一個肩膀。不要再哭了,辛苦化的妝要濕透了。但不要怕,妳哭的時候也很美。紅玫瑰擦乾眼涙,補了妝,繼續強裝愉悅面對人群。

 

       「你要走了嗎?」

       「嗯,去找朋友。」

       「前女友吧?」

       「對。」

       「很晚回來嗎?」

       「我會盡快回來。」

       「好吧。」

 

       車上的白玫瑰,翻開手機的舊相片、對話記錄。看著看著,紅玫瑰的聲音漸漸響起。回想妳一次又一次地鬧脾氣、撒嬌,他笑得很甜。得知妳要結婚了,他是衷心希望妳幸福的。畢竟他愛過妳。「我怎可能不來呢?等我啊。」

 

       半小時的車程、數小時的思念、數年的等待,盼得白玫瑰一夜主動。他到了婚宴廳,一步、兩步。那腳步聲彷如滴答的時鐘,終究跑完一圈,回到起點。

 

       補了的妝又再次化掉。白玫瑰微笑著,走到妳身前:「祝福妳呀。」

 

       妳的視線模糊得只剩下眼前的他,就像妳的內心曾經因為他而忽略了所有人。妳終於明白「花有花名」、「花有花意」、「花有花期」的道理。原來,逝去的愛情會永遠刻在內心的深處。花朵凋零後,總會為世界留下什麼。看著白玫瑰真誠祝福的眼神,妳彷彿看見曾經與他相戀的自己。在玫瑰最艶之時相遇,妳無怨無悔。那曾經美好的過往,將會成為紅玫瑰人生最珍貴的回憶。

 

       妳樂此不疲地向孫女訴說這段往事,她瞪大雙眼,天真無邪地看著妳,圓滾滾的頭上還別著一枚梅花髪夾······

本文由作者【你是我的書名號】創作刊登於HKESE,如欲轉載請先與我們聯繫
Blogger / 內容創作者 / 作家大招募
投稿刊登你的文章,成為HKESE 自由作家
HKESE 自由作家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