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人生的第一盒嘀嗒糖

Shadow Hung

近日肺炎肆虐全球,醫護人員加緊防護治理的工作同時,在裡在外也添了不少無形壓力。這陣子有關醫護人員罷工的新聞,令我憶起從前的一位家庭醫生-林醫生。

林醫生是一名中老年婦人,架著一副老花眼鏡,白色醫生袍口袋裏常常放著一個醫生用的聽診器。自我出生的那天起,林醫生就已經看著我成長,小至發燒感冒,大至無端端吃香蕉噎到喉嚨,父母第一時間必先送我到林醫生處應診,她每次看見我都笑說我是她診所「常客」。我也很熟悉她診症程序;她伸手到灰色鐵盒拿起一根雪條棍:「嚟,睇睇個喉嚨」,調皮的我已急不及待地大叫「呀.....」讓她檢查。直至某一年的夏天,小時候的我患上尿道炎,每天放學後都要到林醫生診所檢查,因檢查程序煩複和服藥量不少,我開始不耐煩及面對這病不知所措,那陣子經常發脾氣,連父母也手足無措,此時林醫生見狀,遞上了一盒香橙味的嘀嗒糖給我,我吃了一粒後,感覺舒緩了不少,林醫生跟我說:「如果覺得不舒服或者不開心時就吃一粒吧」,於是香橙味的嘀嗒糖從此成為了我的隨身物,像是我的護身符一樣。

小學畢業後,我便少了到林醫生處,但據我所知,媽媽一直有跟她保持聯系,她也有問問我的近況。有一天,感冒嚴重的我又到了林醫生診所,這時的我靜靜的看著她,她頭髮白了很大,看起來疲態甚大,動作也緩慢了不少。診症完後,我握著她的手說:「辛苦了!」,她微笑地看著我,向我揮揮手。隔了幾天,我接到一通電話,是林醫生的護士打來說她去世了,她的辦公桌上有我的照片,讓我去診所拿回照片。我再次進去林醫生的診症房,感覺不一樣了,看到她辦公桌的玻璃底下,有很多她診症過的小朋友照片,最貼近她座位的有一排相,原來是我由出生至小學畢業的証件相,我每一張拿起床看,背後寫的內容她都記錄著我的年齡,看得我有點心酸,好像她完成了任務要回到好的天家去。

醫者父母心,到她病重晚期,林醫生仍堅守崗位如常應診,這精神是值得敬佩的。同樣香港的前線醫護人員,現在亦需要大家的支持和鼓勵,如果看到他們,不彷行過去,拍拍他們的肩膀,跟他們說一聲:「辛苦了!」。

WRITTEN BY

Shadow Hung

一位喜歡發白日夢、有信念的香港年青夢想家。

投稿分享你的故事 - 成為HKESE 自由作家
馬上投稿分享創作
香港新世代求職招聘平台,自由工作者平台,致力推動香港新工作模式,創造年青人才社群,滿足新世代及僱主的求職徵才需要。平台支持各類全職、兼職 Part-time、Freelance、合約及短期工作的求職招聘。
Copyright © 2020 HKESE